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失范:对区块链现状的社会学思考

2018-10-12 12:58

失范:对区块链现状的社会学思考

生活在大数据时代的我们,看到的和听到的并不是越来越多,极可能是越来越少——因为“回音室效应”——算法只提供你感兴趣的内容。

于是乎,做区块链技术的我,看到的听到的全是“区块链”,我就以为区块链真的很火,是趋势。可一位冷静的前辈告诉我,目前的区块链是伪趋势。

纳尼?就连大妈们都进场了,这还不是趋势?

前辈说,正因为大妈们进场,才是伪趋势。大妈们是来炒币的,是来当接盘侠的,没有一个合格的企业会用ICO的方式去融资。就算真有,陪大妈们玩儿,钱来得太容易,对企业可不是好事。所以,币圈儿的闹腾,极可能是“郁金香花球事件”,更耿直的说法:庞氏骗局。

区块链被认为是生产关系的颠覆式创新,这评价是前瞻性的,目前还无法证伪。但目前以ICO应用为潮流的区块链,逼格明显不足,距离“趋势”尚有时日。

前辈有大格局,我服。我之所以服,是因为我是做技术的,我深切地感受到区块链在技术上还有很多问题没解决,以至于我时常有杀出一条血路的悲壮感。技术不成熟,大规模应用就是扯淡。

但我是技术乐观主义者,我不认为技术问题难以解决。一旦技术层面打通了,区块链的爆发会快得吓死人。

在乐观的同时,也不能傻乐,还得认清现实。

技术是不管现实的,但社会学管。

社会学领域有个大牛,叫涂尔干。他提出过一个社会概念,叫“失范”。简而言之,就是礼崩乐坏,世道浑噩,圣人未出,妖异横行。失范有两层意思,一是旧的价值观不好使了,二是新的价值观还没一统江湖。在这种乱世,大家都可能乱来。

区块链的现状,不就是一种失范嘛?

中心化在网络时代被诟病太多,于是出现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可这区块链太新了,翅膀硬不起来。比如以太坊,作为一个智能合约平台,谁都可以上去发币,投机的魑魅魍魉于是蜂拥而至,这就是失范。再比如EOS,很有创意地把政治学里的民主观念挪过去,可惜留下了太多政治学漏洞,运转起来的难度实在太大。这是另一种风格的失范。

《娱乐至死》里有句名言:毁掉我们的,往往不是我们所憎恶的东西,而恰恰是我们所“热爱”的东西。我们热爱去中心化,围绕着去中心化搜肠刮肚开脑洞,可现在的解决方案和应用方式都是失范的举动。

怎么摆脱失范呢?

“失范”这个概念,是涂尔干在《自杀论》一书中提出来的。他认为,自杀不仅仅是个人行为,折射的是社会失范。在这本书里,涂尔干得出男性自杀率高于女性的结论。嗯,当时西方的统计数据确实如此。但中国向来是奇葩。以前,中国女性的自杀率是远远高于男性的。可在2014年,《经济学人》杂志上刊登了一篇文章说:在21世纪,中国女性自杀率较上个世纪减少了90%,因而带动了社会整体自杀率的大幅度下降。这篇文章表明,在自杀这事儿上,中国华丽丽地摆脱了失范。

可中国政府并没有为减少自杀率而增加精神卫生的基础投入啊。中国是怎么摆脱这种失范的呢?

答案是:城镇化。

城镇化让广大农村妇女可以外出打工,她们的眼界宽了,本事长了,机会多了,没功夫没兴趣玩儿自杀了。

看吧,反失范,不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而是要把问题放到更宏大的背景下去处理。

目前区块链的失范状态,乃至整个网络时代的失范状态,或许都可以由此受到启示。

我们去中心化,是因为要解决中心化的失范问题。可如果把这个问题放在更宏大的维度上去考量,会不会有其他更有效的解决方案?

这好像不是靠思想实验就能回答的问题。躺在沙发上想不出答案,那就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于是又回到了我的技术乐观主义——随着区块链技术的逐步解决和成熟,或许区块链的内核和精神气质也会被修正和完善。人的高级智慧,就是用来为稚嫩而优秀的价值系统做注释和打补丁的。

我对区块链,依然充满信心。


作者:播客链——超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