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2018-12-4 11:57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免责声明: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小编:记得关注哦!

作者:齐木 涉江 小二何

落户亚洲地区对数字货币最友好的新加坡,还获得了新加坡国企的投资,虽然赵长鹏说币安没有总部,宣称“我在哪儿,那里就是总部”。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打开加密货币交易平台的排行榜,除了各个交易所的排名之外,还能在“国家”这列看到一个有趣的现象:美英日韩大国之外,还有塞舌尔、马耳他、萨摩亚等偏门国家,甚至还出现了一个“未知”。对此,大象君的第一反应是,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未知君”它得向谁缴税啊?

这个所在国家“未知”的交易所就是币安,地球上最富有的加密货币交易所。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除了在8个月里成就赵长鹏的福布斯传奇,币安还顺道在今年1季度利润赶上47年的纳斯达克。但这个最富有的币安,从香港到日本再到马耳他,其中不算闹过绯闻的美国和加拿大,一直都在全球各地流浪。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赵君有言:我在哪儿,那里就是总部!

此言颇有大词人苏轼“此心安处是吾乡”的风采。豪情的宣言背后,折射的是赵长鹏成长过程所经历的不稳定和渴望自由的基因,这种基因似乎也注入到了这家他投入全部精力的交易所,他在全世界流浪的脚步,也成就了今时今日的币安。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只是今天,当淡马锡战略投资币安,联合成立币安新加坡法币交易所的消息传出。最近币安平静的湖面被砸下一颗巨石,币安也像是正在完成从“农村马耳他”迂回“城市新加坡”的道路。赵君的同道知己何一在微博询问“看懂的举手!”

你看懂了吗?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01 流浪的基因

1977年,中国正式恢复高考,追求知识和自由的种子在全国落地发芽,赵长鹏就出生在这里,江苏省连云港旁边的一个农村,比起父母,他出生在了自由的时代。母亲是教师,父亲是一名教授,《福布斯》采访时曾说,本该接受最好教育的赵长鹏在出生后不久,父亲却被戴上“资产阶级高级知识分子”的帽子被下放一段时间,对自由的渴望在这里埋下更深的基因。1987年,年仅10岁的赵长鹏跟随父母举家移民到加拿大温哥华,成为加拿大籍华人,此后一直靠打临工补贴家用。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或许是童年被中国、加拿大分割的原因,赵长鹏比常人有更高的适应能力,从加拿大最顶级的学府毕业后,赵长鹏开始在全世界频繁跳槽,先在日本一家金融IT公司任职,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4年后,又去彭博全球经济业务开发期货交易软件。27岁时,这名编程奇才已经管理着位于新泽西、伦敦和东京的庞大团队。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数字数据

在日本学会了整个金融逻辑,在美国实操了底层技术的赵长鹏回到中国创业,2005年在上海成立Fusion Systems,为券商开发了“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作为一个懂业务、懂市场、又懂技术的创始人,赵长鹏本应该成为一个有钱的商人而安定下来。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但事实并非如此,或许不安定的赵长鹏还是和过去一样,对新鲜的事物、财富与自由有着强烈的渴望。

2013年,被一名扑克牌友安利比特币之后,随后许多年,赵长鹏都不遗余力倾注全部去押注了这个方向。但他却不盲目,和过去一样,赵长鹏计划性非常明确,他要先积累能量,寻找一击必中的机会。加入Blockchain.info积累圈内顶级人脉,加入OKCoin,摸透了整个数字货币交易所以及整个行业运转的逻辑。最后,和刚来上海创业时一样,赵长鹏再次创业了——Binance币安。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诚如他所愿,7个月便成长成为全球最大的币币交易所,真可谓一击必中。这之后,币安的命运又如何呢?或许对创业初期的赵长鹏而言,全球无家,全球就是家。

02 被迫流浪

“我们不受一个国家(或地区)的欢迎,就撤走我们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办公室,坚持屏蔽我们网站的做法,我们也不去惹人烦,区块链是个全球的东西,我们不会锁死在一个国家,可以去发展别的市场”。

骨子里流淌着流浪血液的赵长鹏,不止一次在公众面前这样表达。而被他放在对立面的,就是一个个对加密货币交易进行强监管或持有否定态度的国家。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2017年7月14日,币安在香港注册启动,同年赵长鹏挖来了原OKCoin时期战友,时任一直播副总裁的何一担任币安的联合创始人兼CMO。令人没想到的是,这竟然是赵长鹏又一段流浪之旅的开始。

唯一的不同是,这次币安的流浪是被迫的。2017年9月4日,中国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在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框架下,指导地方政府,清理整顿虚拟货币交易场所和ICO活动。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早早嗅到风向变化的币安,第一时间公告限制国内IP进行交易,避免政策风险。同时将公司迁往日本。在今年1月份的媒体报道中何一称,“币安已经整体迁出中国,用户基本来自海外”,随即币安在一份“致中国用户”公告中称,“根据中国相关政策法规,币安不再为中国大陆地区用户提供服务。”

在日本的币安同样好景不长,2018年3月22日,日本金融厅以币安网没有在日本注册,或给投资者带来损失为由向其发出警告。日本作为全球最发达的加密货币交易市场之一,为了避免与日本法规发生冲突,币安不得不再次出走。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随后,币安的身影在欧洲、非洲、东南亚频繁出现。3月末,币安迁至马耳他,马耳他总理Joseph Muscat 表示“欢迎币安来马耳他”。一个月后,赵长鹏受到了乌干达总统约韦里•穆塞韦尼的接见,币安与乌干达政府达成合作。而接下来的半年,赵长鹏和他的币安频频出现在泽西岛、列支敦士登、新加坡。

借用一个比喻,赵长鹏就像是春秋时,周游列国、推行儒教的孔子,成功成为一个数字货币的布道者,而多年漂泊的经历,也让赵长鹏更习惯用全球化的视野看待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发展趋势。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03 流浪之后

历史总是会给你开一个玩笑,虽然币安的流浪是被迫的,但他却在流浪中创造奇迹。

最初,后来者币安为了错位竞争主打币币交易,突如其来的“九四”让其成为用户涌入的平台,交易量大增。面对突如其来的流量,选择流浪的币安没有了总部,正如赵长鹏所说“我在哪儿,那里就是总部”一样,币安面向全球的业务做得如火如荼。

从交易量上来看,币安长期位居现货交易所第一名,在过去24小时里,币安的交易量达370亿元人民币,交易量位居全球第二。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交易量飙升对应的是利润大涨,9月19日,赵长鹏在参加CoinDesk共识大会·新加坡站活动时透露,币安今年Q1的利润达到2亿美元,Q2利润为1.5亿美元。丹华资本董事总经理Dovey Wan表示,币安2018年第一季度利润2亿美元,纳斯达克为2.9亿美元,而币安拥有员工200名,纳斯达克有4500名员工,币安公司成立8个月,而纳斯达克47年。

交易量和利润只是币安实力的冰山一角,BNB(币安发行的平台币)才是币安真正的家底。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本月初,据CoinMarketCap数据, BNB近日市值连超NEO和ETC,目前已超12亿美元,成为市值排名第14的加密货币。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在媒体群表示,BNB市值前十努努力还是可见的,超越BTC不容易。

BNB市值排名的提升源于在熊市中币安的高保值率,根据ONETOP评级9月5日发布的数字货币抗跌指数,BNB的抗跌性排名第三,高于比特币。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BNB市值的稳定反映了市场对币安的信心,并且为了维持市值,币安严格遵守白皮书的承诺:每个季度会拿出其利润的20%在市场上公开回购BNB,并公开销毁,直至回购并销毁到剩余1亿枚为止。

过去一年的四个季度币安共销毁 7,556,667 枚BNB,总价值约1亿美金。10月19日,币安又发布了第五季度BNB销毁计划,回购销毁了1,643,985.16个BNB, 市值约1700万美元。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赚钱只是成功的第一步。当友商在积极打造区块链生态时,币安也没闲着。赵长鹏说,币安不仅是一个加密货币交易平台。

从通过创建币安孵化器(Binance Labs),支持行业初创公司发展,再到设立区块链知识传播平台币安学院(Binance Academy) 和Binance Info,并且和一些伙伴建立了战略合作关系和并购业务,例如收购Trust Wallet作为币安的官方钱包、投资TravelbyBit支持BNB在全球机场支付,币安的生态系统也逐步建立起来了。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04 流浪者的自由奢望

按照赵长鹏的表述,在新加坡设立法币交易所,或许只是其在各个国家开设法币交易所的实验计划之一。不过,根据马斯洛的需求层次理论,在位于顶层的自我实现需求影响下,人总会渴望被社会所认可的。换言之,人生所图,无非名与利罢了。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相比于马耳他、乌干达等偏安一隅的国家而言,新加坡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经济力量明显更胜一筹,况且作为全球金融中心之一,在新加坡开设法币交易所不仅意味着经济上的收益更有保障,也有助于币安行业地位的进一步提升。这就好比一名北漂在四五线小县城买一栋别墅,肯定不如在北京买别墅更能彰显人生赢家的得意。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如果把币安在新加坡设立法币交易所看做是购买北京别墅的话,那么获得新加坡第一大国企淡马锡旗下祥峰投资(Vertex Ventures network)战略投资,则无异于北漂购买北京别墅后又搞定了北京户口或者美加澳绿卡一样,这样的人生才叫圆满。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参考矿机巨头们的踊跃上市,行业寒冬下,虽然币安或许不差钱,但有了这样一笔战略投资,总会多了一分保障,更何况这还是由新加坡第一大国企出的钱,就此来看,获得这笔战略投资后,意味着币安新加坡获得了新加坡企业的身份。

落户亚洲地区对数字货币最友好的新加坡,还获得了新加坡国企的投资,虽然赵长鹏说币安没有总部,宣称“我在哪儿,那里就是总部”。但是,如果有白面馒头估计谁也不想天天吃窝窝头,更何况是一直将财富自由作为初心的赵长鹏及币安。

这一次,自由对流浪者币安来说或许不再是奢望。也或许,这只是乐于流浪的赵君,一个新的行宫。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当他不再流浪,他才拥有了真的自由。

原创区块链门户,关注区块链应用场景落地、数字货币、市场行情和价值投资。聪明的投资者都在大象区块链。

文章声明:本文为火星财经专栏作者作品,不代表火星财经观点,版权归作者所有,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作者或注明出处。


文章来源:大象区块链

原标题: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我在哪儿,哪就是总部!币安赵长鹏:最富有的流浪者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