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2019-1-30 13:37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1.一姐的在线交流会,表达币安的价值观

上周五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举办了在线交流会,媒体圈的反应十分热烈,对于币圈一姐的赞扬之声此起彼伏,币安的平台币,BNB也在当天迎来了对于USDT超过20%的大涨。一姐以一己之力圈粉无数,她对币安的愿景的描述宏大而高远,对保护韭菜信条的坚持真诚而动人,整个叙述的逻辑严密又不失轻松可爱。虽然自称自己不是PR,但功力远远超过大多数顶级PR的水准。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5月18号BNB价格走势图

一姐提到了很多大家关心的问题。在谈到ICO的时候:

"我认为究其根本,IPO其实你用前面的那些时间去完成一个指标。当你上市之后你就可以在一个阶段之后退休了。你的人生荣耀时刻,你就完全实现财富自由了。但是我认为,ICO是一个更痛苦的事情,首先你作为一个团队,不能脱离创业的根本。你的团队要足够的强大,不管是在技术,产品,还是说你本身这个公司最终能够如何去提高效率,降低成本帮助这个社会的发展。就脱离了这些的话,所有的ICO或者创业都是假的。比如说当下这种状况,很多人天天搞私募,搞代投就是同样在做过去ICO在做的事情,没有任何区别。我认为就其根本ICO本身很难讲是对的还是错的,起码在国际上来讲,他还是富有争议性。但是归根结底呢,我们要去看这个新事物好的地方是什么不好的地方是什么。他最不好的地方可能就是有一大帮骗子出来,用ICO圈钱圈完就跑路了,那我们要做的就是说去把这个行业规范起来,然后去建立一个准则去吧区块链和数字货币的行业变得更干净。目前全世界对于ICO和Token的定义和如何监管上,还存在争议和不确定性,所以就这样一个话题,CZ(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来表达他的观点(支持),我不认为他是错的。"

这非常正能量了,对目前行业状态的把脉很准确。非常佩服一姐对于ICO和token的理解,它本身没有对错之分。CZ支持ICO也是基于他个人的理解和认知,不应该被大家恶意去攻击。ICO作为一种经过进化的融资方式,之所以饱受诟病,不是制度本身是坏的,而是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一种适当的手段去驾驭它。是的,我们还没有找到一种方式,既可以发挥它的能量,又能遏制它的破坏力。

一姐谈到的关于币安的生态布局,币安labs孵化器投资区块链行业的基础设施的建设,一切着眼于行业的长期发展。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而且她还谈到他们做决策的时候价值观一直是支撑他们选择的唯一标准,他们的价值观是就是推进区块链行业的发展,保护韭菜。在谈到是否支持法币交易的时候,是否考虑回国开设office的时候,她都表示,尊重当地法律法规,不越过监管底线,是他们最关注的。

“会当身如己,婉转入江湖。”一姐在谈及币安的价值观时,引用了木心先生的这句话。在这样一个阶段,树立这样一个价值观是重要的,更重要的是去make it happen,对行业的发展起到一个正向的影响,希望能看到币安带来的改变。

2.任何生产关系的变革都是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都有一个从狂热到冷静的节奏,真正的价值需要时间去筛选。

现在的确是区块链行业发展的早期,摆在我们眼前的是一副刚刚展开一角的宏大的画卷,人们在期待它将带来的改变的时候,同时伴随的还有焦虑感。这种焦虑感一方面来自以比特币为代表的数字资产爆炸式增长带来的财富神话,让大家感觉再不上车就晚了;另一方面,一个新兴行业在缺乏监管和成熟的规划的时候,给了投机者太多的诱惑,“空气币”和诈骗项目横行,真正的价值是什么?靠谱的项目在哪里?圈内圈外的人都有着同样的焦虑。

江湖一直在变,对于ICO和token的定义,对于整个产业上下游的布局,我们确实需要一种有历史感的价值观。

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新一代资源组织方式本身是为了适应新的生产力水平而进化的。股份制本质上也是人们设计出来的一套机制,用来在当时的生产条件下最资源优化配置一方面是社会资金的优化配置,一方面是资金推动下的生产资料的优化配置。通过股权来增加激励,让参与者也就是股东,通过企业成长来分享资产配置优化的成果。IPO是为那些盈利能力达到一定水准的组织在更大的范围内去进行资源整合,提供的一套审查机制和准入门槛。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股份制是个很先进的机制,能把大家团结在一起,大家的利益在这个制度下是一致的。

袁煜明老师在《区块链的本质,意义与商业设计》一文中提到:

“股份制大约诞生于大航海时代,年轻人要坐船出去冒险,可是单个人都没有那么多钱,只好大家一块凑一凑钱,成立股份公司,每次出海探险回来,按照股份来分配利润。由于当时的生产方式比较简单粗暴,而且很多时候是更为直接的掠夺性质,所以利润的产出方式更为直接。股份制在设计的时候把利润作为了组织价值重要的考察标准。但现在社会已经向那个时候的未来加速狂奔五百年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生产组织方式越来越趋于复杂化,利润的产生方式也没有那么直接了,周期变得更长,前期的布局和技术投入变得越来越重要。仍然去套用上古时代的股份制,已经是刻舟求剑了。"

(1) 股份制的不合时宜首先体现在组织价值的评价体系的瘫痪。

“很多互联网企业,其实为社会降低了信息传播成本,大幅提高了社会效率,其实是很有价值的,但股东不满意啊,没有创造利润啊,所以逼迫着要去赚广告商的钱,但最后为了赚钱,都开始变味了,也被很多用户骂,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时代的进步,生产方式的进化,要求我们对于组织的价值的认知方式进行升级。利润不完全代表组织的价值了。技术的突破是有价值的,用户数量庞大且忠诚度高是有价值的,产品设计的人性化是有价值的,运营和渠道推广套路多也是有价值的。价值的评价变成了一个多维度的复杂系统,传统的制度变的笨拙而缓慢。”

我也曾经和做财务的朋友交流,他们对于很多互联网公司的财务状况的评估也是非常头疼的,只能在原来的条条框框之下靠经验去估计。

(2)除了价值评价体系的瘫痪,传统的股份制在利益的分配上也存在很大缺陷。

“股东的利益和公司挂钩,他们极其关心公司的成长,胁迫公司管理层去创造利润,但是很多其他对于组织发展非常重要的人群,和公司的利益没有关系。客户,拿的是公司的产品,产品好用就行,和公司股份没关系;供应商,拿的是公司的货款,和公司股份也没关系;推广渠道,他们只拿返点,和公司股份也没关系;员工,多数员工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工资,不是股份,所以公司股份怎么样和他们没关系。这不是一个共赢关系。”

(3)利益分配上的缺陷还体现在中间机构的垄断性暴利。

传统的投资银行,几百年的老店,由他们做IPO是一种极大的信用背书。他们的价值很大程度上在于一这样一种信用背书。他们提供的是一种价值传递媒介,让钱去到能更多产生利润的地方,而没有去创造真正的价值。在股份制的早期,这种价值传递无疑是有意义的。他们的信用背书靠着时间的流逝不断累积,经过几代人的传承,有着其他竞争者无法短时间超越的力量。

垄断和阶级固化也在一代代的传承中形成。金融贵族们为了不让这种垄断落到别人手里,在阶级内部形成互相的抱团,子女的教育上也投入贫民阶级无法想象的资源。他们的子孙悠然地走着被设计好的人生道路,常春藤,华尔街,游艇名模,几代人社交圈互相交织,利益绑定在一起。当技术的发展可以降低信用成本的时候,他们的存在就显得更加刺眼了。

这些金融贵族们也是许多区块链布道者战斗檄文里所谓的革命对象。

旧制度不合时宜了,我们需要大革命么?大革命有可能给少数投机者带来狂欢的机会。我们需要一种循序渐进的改良。

在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上,像币安这种行业里领先的公司其实需要有更多的担当。

抛开币安的战略布局和产业生态建设的宏愿不讲,我对一姐的一些对外宣传方式以及和韭菜们的亲密关系是抱有一种谨慎和怀疑的态度的。我们也希望一姐讲到的币安的宏大愿景不是画饼,希望她一再强调的初心不是空谈。

3. 币圈的一种太确定性的狂热,热闹与寂寞。

一姐也是迫切需要去收割关注度的。我们希望币安能把获得的这种关注度更好的去利用,为行业的发展正向赋能。

因为币圈内已经有太多的空气项目让大家失望了。

区块链革命大大降低了融资的门槛,提高了募集资金的灵活度,从历史的发展角度看,这无疑是进步的。但新型的融资方式拉近了普通投资者和项目方之间的距离,普通投资者"韭菜们"的价值空前的被放大,传统的金融贵族们作为一种中介,一种相对可靠的信用担保的角色在币圈是缺失的,项目方和韭菜之间没有了任何缓冲地带。如何迅速大面积的收割"韭菜们"的注意力成了项目方迫切关心的议题。有些投机者在这里看到了一些空子可以钻,既然可以通过宣传轻松从投资者手里拿到钱,我们为什么要去辛辛苦苦做技术研发,做产业对接,做经济模型的设计呢?我们直接拉一些营销高手过来,用颜值,段子,宗教式的布道或者无限美好的愿景来把大量的存在认知障碍的普通投资者拉进来就好了呀。我们就直接有钱了呀。

这种亢奋的状态,没有产生更多的价值,更多的是内耗,会让更多的人对区块链行业的发展前景越来越失望。短期注意力和利益瓜分殆尽之后,只能留下一片狼藉。

听完了整个的交流会,一姐强调最多的三个概念,我归纳如下:保护韭菜,行业发展,遵纪守法。币安确实币圈的一股清流,满满的正能量。和某些无良的机构砸盘拉盘疯狂的割韭菜,在法律边缘不断试探,盲目追求短期利益不愿踏踏事情做事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结果似乎也是顺理成章,BNB20%的暴涨是对一姐正能量的完美回馈。

何一姐告诉大家,持有BNB有极强的抗跌能力。只要一直持有BNB,就会和币安一起成长。

不过,我向来对于 "只要…就会…" 这个句式,还是心存戒心的。对于那些特别确定性的因果关系,都想去反复琢磨一下。

这个句式非常耳熟,"只要好好学习,以后就能实现理想","只要信奉上帝,就能进入天堂""只要坚定信仰,英特纳雄耐尔,就一定会实现"……

这种坚定和确定总是带着一种执拗,一种义无反顾的狂热。

一个媒体朋友在群里问了这样一个问题,一姐的回答是耐人寻味的。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你这个问题怎么不去问其他交易所?"

对啊,你怎么那么不可爱呢,为什么这种问题只问我们呢?另外那几个不也一样么?

过了一段时间,一姐好像觉得前面的回答不太令人满意。于是又有了下面的回答。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又回到了中国用户的角度,又和中国韭菜们站在了一起。

我结合一姐前面讲的三点,"保护韭菜,行业发展,遵纪守法",觉得币安本来就是要做行业的标杆的,就是要立足区块链产业长远的发展的,就是要开创新时代的,就是要和行业中浮躁的风气划清界限的。所以我感觉币安在这里应该摆出一种更符合区块链精神的态度来,在技术和社区建设上做更多的投入,在项目进度上更及时更公开的向投资者公布,在社区治理上做更多的探索。去开创新的风气,最重要的是公开更多的细节,让韭菜们自己做判断,而不是布道这样一种确定性,更不是局限于行业内的比较。

在上周六的一个EOS节点竞选主题的会议上,我也感受到了许多更加确定性的因果关系。有的是在圆桌讨论环节,信誓旦旦妙语连珠的段子,无非是用来表达,我们的节点在认真做事情,你们没有理由不相信我!有的是俊美的小鲜肉大长腿在制作精良的PPT前风度翩翩的娓娓道来,叙述他们可以实现什么,是多么的有意义,不支持他们会错过很多。

他们可能没有币安这样雄厚的业界地位,也没有一姐精致而优雅的叙述,但是我觉得在这个圈子里我们已经看过了太多这种模式。

无论是业界一流的交易所,还是各路你方唱罢我登场的项目方,都要去靠一些设计过的套路来迎合,去舞蹈。我们应该一分为二的去看待。一方面,目前靠搭人设,扮可爱,秀颜值,疯狂布道讲段子等泛娱乐化手段构建的营销模式清晰的反应了币圈目前一种狂躁亢奋的状态,短期利益太诱人,没人能拒绝,没人能忍心去看着别人家的币价疯狂上涨而淡定的去做事情。如果单单去看这些BD和运营们的状态,我感觉仿佛所有人都在疯狂的摇旗呐喊,拼命的舞动摇摆,他们想做的就是在本来贫瘠的注意力战场上尽可能的去多圈哪怕一寸土地。另一方面,我觉得对于那些有纯粹的初心,想去推进区块链产业变革的踏实工作,而没有多余的资源去做营销的人来说,多少显得有些悲凉。大众的注意力一共就那么多,每天都被娱乐化套路化的收割,有多少剩下的能留给他们呢?

希望一姐和币安能拿着珍贵的关注度,去落实币安价值观的承诺,并实时更新进度,去引领正向的改变。

4.会当身如己,婉转入江湖。对于江湖,能期待些什么?

交易所在整个区块链产业早期,扮演者非常重要且特别的角色。如果没有数字货币的交易市场,没有为区块链技术的定价,也就没有了整个社会对于区块链革命的重视。

除了交易所这种盈利模式之外,我们期待行业内能将更多的资源和精力投入到一些非常有意义但不太容易产生短期利益的事情上去。

看到古千峰老师上周的朋友圈,非常认同。技术还是区块链行业的底层支撑,没有了一行行代码的更新迭代,就不会有比特币网络,不会有智能合约,也不会有区块链3.0的革命。引导青年极客们投入到区块链技术升级的事业中来,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另外,投资者的认知升级,变得比以往更加重要了。平摊金融贵族们的暴利的同时,也撤掉了项目方和投资者之间的缓冲地带。

在西方,贵族的存在其实是社会的一种减速器,在乌合之众们都狂热要狂奔的时候,他们能利用自己阶级内部较高的认知水平和社会责任感,为全社会提供一种冷静和稳定。社会的发展要求更加平等,但同时也需要普通人的公民素质全方位提高。

同样的道理,我们普通投资者面对项目方的宣传的时候,是否在认知层面做好准备了呢?如果我们对于经济模型有一定的理解,对于技术基础有一定的沉淀,对于社区治理,激励机制这些概念有基本认知能力的话,那些靠营销手段来收割财富的欺骗方式也就自然没有了市场。

江湖路还远,我们且行且珍惜。

在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在技术加速升级的同时,希望我们能把资源更多的投入到那些真正支撑行业根基的事业中去。

比特币诞生的第十年,走过喧嚣,婉转入江湖


转载请注明出处

———— END ————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