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算力高涨矿圈回暖,这个“丰水期”有何不同?

2019-7-3 14:00

比特币价格自前段时间重回10000美元之后,“牛市来临”的氛围已经变得异常浓烈,尽管比特币价格近期面临波动调整,但好不容易熬过延期的雨季来临,让一扫停机亏损和监管障碍阴霾的矿圈,再次变得热闹起来。

得益于近期的币价高涨,挖矿产能随之冲高,比特币全网算力总量于近期已突破其在2018年10月的历史峰值,一度超过66EH/s,创算力新高,且较去年11月底的低位上涨了一倍多。据Bitinfocharts数据显示,截至发稿,BTC全网算力达57.58EH/s。

BTC.com数据进一步表明,5月18日—5月31日的14日平均算力相提升达到53.36EH/s,与此前难度周期历史最高水平53.33EH/s相近,而在最近的6月14日—6月27日的平均算力再创历史比特币难度周期的最新峰值56.77EH/s。

算力高涨矿圈回暖,这个“丰水期”有何不同?

与算力上涨相对应的是,比特币挖矿难度也在攀升,经过最新的难度调整之后目前比特币挖矿难度达到了7.93T,已超过了去年的历史峰值7.454T,较去年年底上涨了46%。另外,据BTC.com的数据显示,距离下次难度调整还有8天,预计届时挖矿难度再增加8.72%,或将首次迈入8T大关,达到8.63T。

根据关机币价表显示,在综合电费以0.4元计算时,截至发稿,当前币价为9870.3美元(约合人民币67714.2元),表中的13款BTC矿机机型除蚂蚁S7之外其余12款均未达关机币价。去年寒冬被淘汰的矿机神马M3+、阿瓦隆A741 和蚂蚁T9在这一轮行情中得以有望重新登场。

算力高涨矿圈回暖,这个“丰水期”有何不同?

算力与币价的动态平衡还在持续调整,经历了2018年的“加密货币寒冬”,币价大跌让没有电价优势的矿工和矿场的关机离场,算力及挖矿难度随之调整,为“幸存者”腾出生存空间。对于丰水期矿场的布局早有共识,低廉的电价为矿工带来了赚取超额利润的空间,又开始吸引着新入场者的加入,沉寂许久的矿机再次运转轰鸣。

经历了前期的丰水期延迟缩短、矿场过剩的质疑、监管风险下的沉寂还有此轮币价上涨助推之下的回归,回顾过去的一个多月,这个“丰水期”与所有人想象之中的样貌似乎都不太一样。

丰水期一波三折


神鱼曾在6月18日的微博中感慨:“今年水电挖矿真是多灾多难,先是不下雨没水,比往年晚了不少,最近又暴雨今天又地震了 ,哎 ”。

经历过去年丰水期的盛况,矿场对丰水期的布局早已是一种共识,尤其是在刚刚经历过币价大跌的寒冬之后,再加上比特币减半行情,矿工和矿场主们急于从低廉的电价上弥补币价大跌带来的损失。虽然今年的电价没有比去年高,甚至更为低廉,但是当面临丰水期延迟的这类不可控因素发生时,大量提前用于布局丰水期的矿机却依旧无法开机挖矿和创造收益,反过来带来了矿场过剩的困境。

Coindesk报道称,根据区块链研究公司 Coinshare 发布的报告显示,截至本月初,全球 50% 的比特币算力都来自于四川省。而丰水期延迟了近一个月,导致一些当地矿场在过去的一个月里仅运行了不到一半的矿机设备。 根据BTC.com数据显示,从4月初到现在算力增长超过10EH/s,而在5月中旬丰水期来临之前,比特币算力仅提升2EH/s左右。 矿工老胡就是在这一轮丰水期开始之前布局众多新矿场的矿场主之一,他此次自营矿场的规模为5万负荷,他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其实我们最开始四月份的时候基本上没有什么客户,也是一路坎坷的干过来了,几经波折好不容易在5月25日正式丰水期开始之前招商才招满的”。 前期新增矿场布局过剩的情况,随着丰水期来临和币价上涨而得到缓解。但矿场并没有因为丰水期的到来就此高枕无忧,在此期间监管问题显得尤为敏感,并且其影响还在随着监管动作的落实而逐步加深。

今年4月8日国家发改委发布的《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征求意见稿)》中,将“虚拟货币挖矿”列入淘汰类目。虽然针对该意见征求稿,多位业内人士曾评论称,目前尚且没有实质性动作,监管信号释放在现阶段并不能直接影响矿业的发展。

与一开始的乐观情绪不同的是,从矿圈近期动向来看,热议话题中政策风险时有提及,其实质影响看起来要比想象中更大。其中,首当其冲的就是四川甘孜,“为求就近购电之便,临河搭建矿场”被曝光,随后因矿场和项目涉嫌违建,该地区的矿场受到监管部门的摸底调查和违规清理。而未来审批合规的程序目前看来,难以适应丰水期矿场布局、挖矿的节奏,这对于好不容易才刚刚等到丰水期的矿工和矿场来说,无疑是一则雪上加霜的消息。毛球科技联合创始人翁梓耀曾在近期的一次线下活动中表示,甘孜地区矿场目前处在大规模停工状态。

发改委意见征求的正式文件目前尚未发布,市场正在持续观望中。而此前因政策因素远赴伊朗的矿场,也在近期陷入制裁危机之中。据新浪科技报道,6月28日凌晨消息,伊朗国家电视台报道称,因用电量激增,伊朗当局已在两家废弃工厂查抄了约1000台比特币矿机。

相较之下,地震因素的影响对于刚刚才开机投入运行的矿机和矿场来说显得非常有限。

进入6月以来,中国地震台网已经通报了多次四川地区的地震情况,近期宜宾长宁和珙县的地震较为频繁,最近的一次是6月30日晚间四川宜宾的珙县和长宁县发生3.3级和3.1级地震,另外还包括了四川的内江、阿坝州、凉山州、甘孜和绵阳等地。

算力高涨矿圈回暖,这个“丰水期”有何不同?

北大区块链俱乐部秘书长陈雷对财经网·链上财经表示,地震实际上对矿场影响有限,地震强度和范围都不大,矿场在西南地区的分布足够广泛和分散。

目前在四川绵阳的矿工Colin3也表示,地震只是小概率事件,对于矿场而言不会将地震作为主要的考虑因素,电价才是最主要的。 基于建造成本、时间、便利性等多重因素的考量,四川地区大部分矿场都是以钢构房的构架进行搭建的,并不具备抗震抗灾的能力。Colin3表示可能有超级大的公司会注重这些问题,但是这种地质灾害即使考虑到,可能也无法避免,因为矿场的建造方式一般不会改变。

算力高涨矿圈回暖,这个“丰水期”有何不同?

矿场布局重在全年而非丰水

矿工老胡的矿场招商虽然赶在丰水期开始之际也勉强完成了,但是他也表示,这不代表所有的矿场丰水期招商状况都是如此,每个矿场都不一样,有的矿场已建立两三年了,如果一直的经营情况比较靠谱,此轮丰水期可能很早之前就被预定完了,而有的新矿场的机位也可能到现在也还没有招满。
对于这种只挖丰水期的矿场,矿海会COO俞阳表示,“这两年重点玩全年”,之所以说“全年”而不仅仅是丰水期的原因主要在于,这两年都是新机器,电费占比更小。

陈雷也表示了相似的观点,他认为,有些矿场布局会更看重全年,而不再仅仅看丰水期的原因在于:首先,上一代矿机进入末尾,新机器对电费成本容忍度上升,下次丰水期可能没有这么多二手机器;其次,新矿机特别是七纳米为代表的矿机,对整体运营环境要求更高,更敏感更娇贵,水电的缺点是供电不稳定,单一规模一般较小,高标准基建难以实施,湿度较大,这些都会严重影响新矿机的运营效率和使用寿命,所以新机器去丰水期的数量相信也不会太多。

电费与矿机性能本身无法脱离关系,那些算力高、功耗比小的矿机越有机会跑赢枯水期,从而实现持续挖矿,甚至能坚持到下一个丰水期的来临。但是与之相对应的是,这些矿机往往需要花费更高的价格,矿机成本过高对于散户矿工来说难以承受的,虽然功耗有所下降,但是挖矿收益和省下的电费支出在较长的周期里只能拿来换取高昂的机器成本,挖矿周期变长,实际收益遥遥无期对于他们而言意味着更大的投资风险。而矿场本身的基建情况也受限于矿场建设成本和规模。

矿工Colin3表示散户矿工更愿意购置的是单机价格低、回报周期短的矿机。尤其是丰水期电价低的时候,Colin3表示:
“只要有一点利润就会有人挖矿,市场规律就是如此:矿机有人卖就有人买,有人买就有人挖,这是机器不断迭代的过程,把算力低的矿机卖给电价低的人,直到电价低的人也挖不出来,矿机就被淘汰了。而那些能支撑全年挖矿的,要么是用显卡(因为显卡机器耗电量低,更能承受电价成本的上涨),要么是用大算力的矿机,要么就是有大的资本作支撑的那些矿场。”

此前在今年3月份币印中国行活动中,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朱砝也曾预测,2019丰水期可能是180W/t机器的最后一战。朱砝表示,低电价永远是核心竞争力。如果币价未来有50%涨幅,那么180W/t的机器能安全度过丰水。未来的算力很可能会超过60E,但是70E算力则受到多方因素制约,比如电不够、场地不够、机器不够、算力高电价涨等因素。

去年年底比特币价格经历在熊市低谷,俞阳当时接受财经网·链上财经的采访时曾表示,他认为未来矿圈格局的趋势将会是“散户退场,大户入场”,矿业大户的规模优势不仅体现在能够拿到更低电价挺过寒冬,还能够在机器、场地、人员维护方面集约资源提高产出效率。

而那些获得了持续在熊市之中生存能力的矿场和矿工,除了在此期间以更低成本挖矿囤币以及抢先扩张矿场布局之外,其本身的现金流更充裕,能够承担更多的风险,也因此进一步在此轮算力之争中占据了优势位置,规模优势得到持续强化。

矿机产能矛盾重重

嘉楠耘智全球销售和营销主管Steven Mosher在接受Coindesk采访时表示,比特币近期的价格暴涨导致了矿机的需求量高涨和供应短缺,“这似乎是回归到了2017年第三季度、第四季度的情况,需求量是供应量的三倍。”
并且在同一篇报道中,深圳比特微CEO杨作兴补充了另一个行业供应难以满足矿机产能需求的重要原因,即由于上游各个供应商可以提供的芯片供应有限。“比特币的算力增长跟不上价格攀升的脚步”,杨作兴说, “生产能力是瓶颈”。

币价上涨带动矿机需求的旺盛,此时矿机产能与需求之间的供需不平衡也更为明显地暴露出来。随着新矿机的更新换代,尤其是大算力矿机的推出和加持,令人不禁好奇到底会对今年矿机产能和算力增长有多大推力。

但是对比2018年10月和现在的算力、挖矿难度可以发现算力增长其实并不如预期,2018年算力峰值接近60EH/s,与目前的算力水平相差不大。

根据热门矿机排名前20的矿机中,有一半的矿机机型是在2018年下半年发布的,有9款机型是今年上半年发布的,其中4月份发布的矿机就有7款之多。

而根据矿机官网显示,蚂蚁矿机包括最新发布的S9 SE(16T)和S9k(13.5T)在内的SHA256算法矿机全部已经售罄,蚂蚁S17(53T)和T17(40T)交付日期在今年的9月份。神马矿机M20s(68T)和M21s(56T)订单交付甚至排到了11月份。

和杨作兴的观点一致,有业内人士认为,全网算力上涨确实有难度,主要原因在于芯片获取难。以比特大陆为例,据该业内人士透露,比特大陆在台积电的芯片供应排名榜单16位(前十名被手机厂商占据),芯片倾向于供应给12个月有稳定需求的厂商,而矿机厂商的需求与币价之间的联系太过紧密,因此无法对芯片维持稳定的需求。而矿机供应商推出的矿机,之所以分了多个算力版本(例如42、46、47、50或是56T的矿机产品)主要原因除了芯片获取难 ,其良品率也要打上问号,另外流片效率不太乐观,例如同样是7nm的芯片,却倒退地生产出了每T功耗达到60j、70j甚至80j的产品。

对于矿机产能,陈雷也表示,矿机当前产能一般是三至六个月前厂商芯片下单时已经确定的,厂商产能的反应一般是滞后的,而目前正在进入难度上调整阶段,随着btc价格推高,还会继续缓慢增长,或将接近甚至超过100EH/s,“当然前提是比特币价格,价格足够高,就会新算力涌入”。

除了新矿机的产能,二手矿机市场同样面临供不应求的状况。随着电价降低以及币价上涨,很多此前被淘汰掉的矿机再度登场,需求量增大的同时,二手矿机市场的乱象也随之放大。

其中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

1.好坏矿机混着卖,还有的机器甚至带有病毒或者机器太过老旧,故障率高。

矿工张先生表示,此次布局丰水期共买了500台蚂蚁S9二手矿机,他早在丰水期之前就已经开始布局,但他到现在也只上架了200多台,故障率超40%。除了难以修理,有些矿机带有的病毒甚至会传染,尤其是当自己修机的技术还不成熟,还需发回重修,费时费力。此外,张先生还表示,例如蚂蚁T9+或者S9,这种老款机器甚至有些都已经经历了两个丰水期了,有的枯水期还在不停跑,机器早已老化,不挪动地方或许还能凑合挖,一转手一挪动,故障率就变得极高。

2.后期运维困难,丰水期内维修花费的时间成本高,且后期维修结果得不到保障。

出现故障的矿机退回修理的过程也并不容易,尤其是进入丰水期,市场上所有的二手机器均已经出现了,维修市场变得火爆异常,在这种时间极为有限的丰水期内,修理却不得不面临排队等候的待遇,既要掏修机器的钱,又要交着矿场的电费,自己来承担所有损失。矿业所给予的24小时保质实际上对于有些散户左右不大,除了没有能力及时去测验机器,即使能测验,但是少量的机器往往又得不到相应的补偿,退回的少量维修费用,对于来回运输、维修花费时间和费用,以及期间损失的挖矿收益来说毫无帮助。

3.矿业无信誉保障,矿机转手频繁,矿业与物流存在私下运费牟利的操作空间。

二手矿业实际上并不需要接管实体的机器,只需要获取矿机信息即可进行交易,期间可能转手多次,而二手矿业本身可能根本没有接触到机器,所谓的质保更是无从谈起。另外,就算矿机的价格商量妥当了,而物流环节还有加价的空间,包装费、运费议价权掌握在二手矿业和物理公司手中,当涉及的矿机数量增多的时候,其中存有牟利空间也是难以估量的。

Colin3表示基本上你如果买二手机器全都靠运气,二手矿业其实是毫无信誉可言的。

对此陈雷认为,二手矿机的坑是行业乱象的一个典型代表,从业人员素质不一、行业标准缺乏、监管模糊,而同时这又逐利空间,自然鱼龙混杂,还是要长远看待,行业一定会走向标准化分工、大规模部署、专业化运维的那一天。

对于丰水期来说,似乎不变的规律在于:只要能买到便宜的矿机和找到便宜的矿场就能取胜。而实际上,大至监管、行业标准,小至电价、矿机买卖,矿工都在面临新的挑战,以及和币价之间持续不息的较量 。

作者:奚习习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