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浅谈区块链的实际价值与前景

文章来源: 链捕手 2019-7-8 12:45

据了解,区块链是建立在互联网底层之上的网络,一方面使用诸如区块链的共识机制来维持和更新状态。用户或者开发者可以信任运行于区块链电脑上的一段代码能一如既往的按照设计理念运行下去,即使是网络中的个别参与者起了异心,试图破坏该网络,但是都无法得逞。

浅谈区块链的实际价值与前景


另一方面使用加密代币来激励共识参与者(采矿者/验证者)和其他网络参与者。 激励机制是加密货币这场运动中最令人兴奋的一点,它使得这个区块链网络平台中的所有参与者都是利益一致的,大家同在一条船上就不会互相伤害。

这种激励机制最精彩的地方不单是激励了初创公司或开发人员在平台上开发新的应用,更加是激励了人们在初期就愿意为这个平台服务,令新的平台以一种前所未见之高速成长,而比特币、以太坊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在互联网时代,当你创办一个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时,好消息往往是一旦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之后就很容易成功了;但坏消息却是,直到你拥有一定的用户量,你的生意模式从外界看来都是一榻糊涂的。就好像只有一个用户的约会网站是世界上最差的创意,但有一百万个用户的约会网站就听起来说服力大很多了,但创办人面对的问题是怎样做到这一点?

从个人经验来说,其实需要网络效应的生意有99%在初创阶段就会失败。但当你问Airbnb创办人布莱恩切斯基或Ebay的创办人如何克服「先是有鸡还是有蛋」时,他们总是有一些英雄式的故事,讲述自己如何通过纯粹的意志力、诡计或金钱去突破重重难关,但互联网上其实只有大概15个具规模效应的平台。你可以想像可能有其他一百万间初创公司因为一直没有通过初创阶段而失去使世界进步、改善现有服务的机会。

因此,加密货币更像是为所有初创公司都会遇到的「先是有鸡还是有蛋」典型难题提供一个通用的解决方案,当没有足够的用户去创造平台价值时,让你可以用财务价值去激励早期用户,但慢慢地你给后期的用户越来越少的财务价值,因为后期平台成形后,后期的用户已经可以享受到平台带来的价值。

在具体的激励机制层面,权益证明机制(Proof of Stake, PoS)正在得到越来越多人的使用,而最明显的地方是以太坊从工作量证明机制(Proof of Work, PoW)到权益证明机制的转变,该机制令共识机制有更大的设计空间,例如可以在共识机制中增加惩罚机制,这是此前机制没有发生过的。

电子邮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因为它没有任何惩罚机制,所以就会有一个很坏的因果循环。当人们发现发送电子邮件是完全不需要成本的,就会有人发送十亿封电子邮件,这是一个大问题。 你想想,如果每次创建一个新的电子邮件帐户、发送垃圾邮件都需要付出成本,人们就自然在做之前会先考虑成本问题。这种惩罚机制就会大大改善现在的电子邮件问题。

区块链网络还会使用多种机制来确保自身在增长时保持中立,防止变成中心化。首先,区块链网络和参与者之间的合同是在开源代码中执行的。大型互联网平台上的不负责任的员工决定如何对信息进行排名和过滤,哪些用户得到提升、哪些被禁止。在区块链行业,这些决定由社区来做,并且是使用公开和透明的机制。正如我们从现实世界所知道的那样,民主制度并不完美,但比替代方案要好得多。

其次,区块链网络参与者通过「发出声音」和「退出」机制进行监督。参与者通过社区治理「发出声音」,包括「在链上」(通过协议)和「链下」(通过协议周围的社会结构)。如果对区块链网络现状不满意,参与者可以通过出售他们的代币退出,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实施分叉。

简而言之,区块链网络把网络参与者凝聚在一起共同努力实现共同目标——网络的增长和代币的升值,这种一致的联盟关系是比特币等加密货币得以继续藐视怀疑论者和保持繁荣的主要原因之一。

如今,加密货币行业遭受的最大挑战是如何防止他们自身变得中心化,还有更严重的限制是性能和可扩展性。接下来几年,行业发展重心将是解决这些限制,同时加强加密网络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后,大部分资源将转向在该基础设施之上建设去中心化应用程序。

中心化应用系统通常开始做得很好,像互联网巨头GAFA有许多优势,包括庞大的现金储备、用户基础和运营基础设施。而去中心化的系统通常在开始并不完善,但在适当的条件下它们所吸引的新贡献者会成倍增长。

对开发人员和企业家来说,区块链网络有更吸引人的价值主张。如果区块链网络能够赢得这些开发者的充分认可,可以调动比GAFA更多的资源,并迅速研发出超过他们的产品。

而且,世界上有数百万高技能的开发者,只有一小部分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而在新产品开发上则更小了。历史上许多最重要的软件项目都是由更多的创业公司或独立开发者社区创建的。中心化还是去中心化系统会赢得互联网下一个时代的问题可以归结为谁会构建最具吸引力的产品,谁能赢得更多高质量的开发人员和企业家的支持是关键。

最终,人们不再需要将信任寄托在某个企业身上,我们可以将信任托付给社区拥有并运行的软件,最终,把互联网的治理原则从「不作恶」don’t be evil 重新变成「无法作恶」can’t be evi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