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云南进入枯水期,从水电站偷电困难,“挖矿者”北上 镇江破获4000台“矿机”盗电挖比特币案

2019-7-12 12:02

很多人听说过比特币,但不知道到底什么是比特币。比特币其实是一种点对点交易形式的虚拟加密数字货币,比特币可以通过在网络上“挖矿”的方式获取,并在交易中获得其价值。11日,丹徒检方在扬子晚报A10版独家披露了镇江“3.7”特大“矿机”盗电挖比特币案。今天(11日),负责案件侦破的镇江市局及丹徒公安分局召开发布会,详细披露了这一案情。

警方告诉记者,比特币自2009年诞生以来,价格逐年升高,比特币的交易价格最高更是达到了每个7万多元。而近期镇江警方成功破获的这起使用近4000台设备为“挖矿”获取比特币而盗电价值近2000万元的特大盗电案件,则为新中国成立以来江苏破获的盗电数额最大案件,同时在全国也属罕见。

云南进入枯水期,从水电站偷电困难,“挖矿者”北上 镇江破获4000台“矿机”盗电挖比特币案

用户大量用电多次查勘均未发现异常

11日,侦办民警告诉记者,今年3月份,镇江市供电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反映从2018年开始,陆续在镇江新区及丹徒辛丰、高桥、谷阳、江心等地,发现有用户大量用电。但是,电表计数显示却很少,且多次查勘均未发现异常。据此,他们怀疑这些地区存在重大窃电违法行为。

接报后,鉴于案情复杂、数额巨大,镇江市公安局刑警支队迅速会同丹徒公安分局成立专案组。期间,镇江市局分管领导一线指挥,丹徒分局为办案主体,镇江市局刑警支队和专业警种全力指导与支撑,一场较量由此展开。

随即,专案组会同镇江供电公司,围绕重点电量异常区段具有大功率变压器且远离居民居住区的废弃、老旧厂房进行排查工作。

“这个团伙作案手段十分隐蔽,主要成员均为浙江籍人员,雇佣的人员也大多非镇江本地人。他们一般不与当地人交流,周边群众也不清楚他们具体在做什么,平时厂房大门紧锁,只听到有机器运行嗡嗡的噪音。同时,他们在厂房四周还安装有多台监控设备,外人很难接近。”丹徒分局刑侦大队中队长金留明说。

云南进入枯水期,从水电站偷电困难,“挖矿者”北上 镇江破获4000台“矿机”盗电挖比特币案

犯罪分子“猫捉老鼠”取证艰难

为避免打草惊蛇,侦查人员重点开展外围走访调查,深入了解废弃厂房企业外租情况,筛查盗电违法犯罪嫌疑人。很快,警方就查明了一名主要违法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并围绕此人的日常生活规律和异常资金往来等情况,进行分析研判。同期,对该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成员组成、成员的真实身份、犯罪过程,以及各“矿区”和“矿机”维护操作人员之间联系和涉案关系等信息展开深入调查,全面收集固定盗电流程、环节的链条证据。

经过近两个月的缜密侦查,警方基本掌握了以兰某(男,1976年生,浙江温州人)等人为主要成员的犯罪团伙,在镇江新区和丹徒辛丰、谷阳等地租赁9处厂房的几本事实。以及,批量安装“挖矿”设备,外聘数十名浙江籍同乡和常州、徐州等外地人员,实施盗窃国家电力违法犯罪的事实。

警方告诉记者,由于现场的窃电证据能快速消除,瞬间使电表恢复正常,所以极难发现该犯罪团伙的具体窃电行为。

期间,每当供电公司工作人员上门开展检查时,狡猾的犯罪分子大玩“猫捉老鼠”的游戏,轻易不开门,并迅速将“挖矿”设备关停,拆除窃电设备,以防止窃电行为被发现,取证艰难。但关停一段时间后,他们又会将“挖矿”设备重新开启。

云南进入枯水期,从水电站偷电困难,“挖矿者”北上 镇江破获4000台“矿机”盗电挖比特币案

百余警力凌晨抓捕查封“挖矿”设备近4000台

“这个案件认定的最主要证据就是盗电的设施,如果不能现场查获盗电的行为就很难对这个团伙进行查处。”金留明说。

为有效打击这个疯狂的窃电团伙,一举抓获全部违法犯罪嫌疑人,专案组精心策划,制定了周详的抓捕方案,并选择最佳抓捕时机展开行动。

5月20日凌晨4时许,警方组织100余名警力,分成多个抓捕组,对先期查明的9处“挖矿”设备放置点和4处主要嫌疑人居住地,同时展开抓捕行动。

由于计划周密,当场抓获涉案人员22人,查封“挖矿”设备3000余台,并现场查获了盗电设施。

民警现场对违法犯罪嫌疑人展开突击审讯,继而又发现3处隐匿的“矿场”和“挖矿”设备700余台,还发现了“矿场”经营中间人、网络维护人和多名“矿主”类投资人。

这样,警方前后查封的“挖矿”设备近4000台。

云南进入枯水期,从水电站偷电困难,“挖矿者”北上 镇江破获4000台“矿机”盗电挖比特币案

现场勘定盗电价值高达近2000万元

警方告诉记者,而就在警方采取抓捕行动前一天,他们还通过一款境外网上平台,交易了价值100多万元的比特币。

随警行动的约20名供电公司工作人员,则对各“挖矿”设备放置点配电房内电力设备改装情况现场进行了勘察。

“每台‘挖矿’设备因型号不同,每天运行耗电量高达25-50度电,而且都是工业用电。数千台‘挖矿’设备24小时同时运行,耗电量更是十分惊人!他们的盗电行为给国家带来了巨大损失。”镇江供电公司相关负责人介绍。

后经镇江质监部门和镇江供电公司现场勘定,该团伙累计盗电价值高达近2000万元。

记者了解到,现场抓捕行动结束后,专案组民警兵分几路,赶赴浙江、安徽等地继续抓捕其余涉案人员和开展调查。

此后,专案组民警连续一个月不分昼夜加班加点,奔走在供电公司、物价局、质量监督部门、检察院之间调查取证、核价鉴定、沟通协调,由此为案件的顺利办理形成了完整的证据链条。

比特币交易价格上涨转战镇江大干一场

据违法犯罪嫌疑人兰某交代,2017年自己听别人介绍后,在云南某地投资10台“挖矿”设备。由于当地采用的是水力发电,电费很便宜,兰某赚到了丰厚的利润。但是,当地一年有7个月的枯水期,期间无法用电。

这样,经居住在镇江的熟人王某介绍后,兰某来到镇江购买安装“挖矿”设备,继续获取比特币。

起初,兰某等人只租用了一、两处厂房,安装的“挖矿”设备不多,盗电量也不大。而因为“挖矿”设备耗电量很大,他们如果按照标准缴纳电费,不仅赚不到钱,还会亏本。为少交电费,他们起先利用窃电装置,使各“挖矿”设备放置点配电房内的电表慢走,从而达到大量盗电的目的。

从2017年开始,兰某等人陆续在镇江新区、丹徒等地选择租用了远离居民区、远离粉尘区、变压器距离厂区近的闲置厂房,架设安装“挖矿”设备。

从2018年底开始,随着比特币交易价格明显上涨,兰某等人进行了追加和扩大投资,开始大干一场。同时,邀请多名浙江籍老乡共同投资,购买了大量阿瓦隆、蚂蚁、神马等品牌的“挖矿”设备。经查,有的放置点安装“挖矿”设备达到了400台以上,12处放置点“挖矿”设备总数近4000台,盗电量迅猛增多,这很快就引起了供电部门的关注。

“2018年底,我们公司通过一体化电量与线损管理系统巡查发现,镇江东部地区多条10千伏线路线损率陡然增大。随即通过用电信息采集系统和营销业务应用系统,对疑似线路上的用户用电负荷及用电电量进行比对分析,据此判断镇江新区、丹徒等地有多家用电单位存在重大窃电嫌疑”, 镇江供电公司相关人员介绍他们立即安排工作人员上门,对部分用户用电情况进行了突击检查,但由于缺少强制检查手段,不能第一时间进入用户配电房检查,在多次检查中均未能当场发现窃电行为和窃电证据。不得已,公司决定向公安机关报案。

目前,20余名违法犯罪嫌疑人被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警方表示,该案涉案金额特别巨大,根据我国刑法第264条之规定,相关违法犯罪人员将受到10年以上有期徒刑处罚。

记者还了解到,从今年6月份开始,镇江公安机关已联合供电企业,开展为期1年的打击整治盗窃电力违法犯罪行为专项行动,严厉打击、严密防控盗窃电力违法犯罪行为,着力维护公平良好的供用电秩序,保障国家经济利益和社会公共安全。

通讯员 邓欢 戈太亮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万凌云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