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以太坊的兴起,那些关于区块链的雄心和壮志

2019-8-13 16:14

以太坊的兴起,那些关于区块链的雄心和壮志

2015年的7月30日是全球范围内的一群程序员、投资者、企业家和企业战略家的一个重要日子——这群人认为以太坊是对商业甚至是文明的重大变革。以太坊经过了18个月的开发过程,在那天上线了。

在第一个以太坊软件开发公司(Consensus Systems共识系统®)的布鲁克林区的办公室里,我们率先见证了以太坊的发布。大约在早上的11:45,随着以太坊网络创建了它的“创世块”,四处都是人们击掌庆祝的声音,之后,大量的矿工们开始进行算力的竞赛,试图赢得第一个区块里的以太币——这是以太坊的货币。那天实在令人异常紧张。一阵特大暴雨的到来让东部河区域受到了影响,每一个人的智能手机上的紧急洪水警报声此起彼伏。

根据其网站的介绍,以太坊是一个运行去中心化应用(也就是智能合约)的平台。“系统会严格执行这些合约,而且这个系统并不会有故障时间、审查、诈骗或来自第三方干扰等因素的影响”。以太坊系统中的以太币(Ether)用于激励网络中的节点以实现交易的验证、网络安全的保护,以及就系统中“存在什么,发生过什么事”这个问题达成共识,这一点是有点像比特币的。不过与比特币不同的是,以太坊自带强大的开发工具,能够帮助开发者及其他人创建软件服务。这些软件服务的范围非常广泛,从去中心化游戏到股票市场都有所涉猎

以太坊的概念最早是在2013年由维塔利克·布特因提出来的,他是一名俄裔加拿大人,当时才19岁。他曾经跟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争论,认为比特币平台需要一个更加强大的脚本语言,专门用于应用程序的开发。当比特币核心开发者拒绝了他的提议后,他决定创建自己的平台。可以说,ConsenSys是最早的一个尝试,公司成立的目的就是为了创建基于以太坊的应用程序。若要找一下历史上的例子做比喻的话,下面这个比喻是很明显的:维塔利克·布特因之于以太坊,就如同林纳斯·托瓦兹之于Linux系统一样

当讨论到有关区块链及以太坊技术兴起的话题时,ConsenSys的联合创始人约瑟夫·卢宾说:“有一点对我来说已经很明显了,那就是我们应该联合起来,为这个破碎的经济和社会建造新的解决方案,而不是让大家继续浪费时间在大街上张贴各种海报。” 不要去占领华尔街了,直接发明属于我们自己的华尔街吧。

就如很多企业家一样,约瑟夫·卢宾有一个大胆的理想,他不仅仅要建造一个伟大的公司,还要解决世界的问题。他平静地说,该公司是“一个区块链相关的制作工作室,旨在搭建去中心化应用程序(大部分是在以太坊上的)”。这种描述是很低调的。不过,若ConsenSys在搭建的应用程序真的能得到实施和应用,将会有可能对现有的体系带来冲击,并为数十个产业带来深远的影响。这些项目包括一个分布式的三式记账会计系统;一个去中心化版本的Reddit(Reddit是一个非常流行的论坛,其中心化的管理机制让其饱受争议);一个为自主执行合约(又叫智能合约)而设的档案构造与管理系统;为商业、运动和娱乐业而设的预测市场;一个公开的能源市场;一个旨在与Apple和Spotify竞争的分布式音乐模式,不过,其实这两家公司也能使用这个应用程序 ;以及一个为大规模协作、创作工作及扁平化架构的公司进行群体治理的一整套业务工具套件。

这个关于ConsenSys的故事,并不是与其在基于区块链的产品或服务上的雄心壮志有关,而是关于他们培育自己的公司的努力以及他们按照全体共治的思想在开拓管理科学的重要新领域。全体共治是一种协作方式,用自组织的架构取代了传统体系中的定义、分配工作的分层规划过程。“我目前并不想照搬现有的全体共治体系,我感觉它太僵硬了,架构化也很明显。不过,我们正试图将它的很多理念整合到我们的架构和流程中。”约瑟夫·卢宾说道。这些理念包括“采用动态的角色分配,而不是传统的固定职衔;分布式的,而不是委任的权力;透明化的规则,而不是办公室政治;快速的叠架而不是大规模地重构”,这些描述都适用于区块链的工作机制。ConsenSys的组织架构、创造价值的方式以及它管理自身的方法不仅与产业公司是不同的,与典型的网络公司也是不一样的。

约瑟夫·卢宾并不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更不是一个无政府主义者或自由主义者,这与加密货币运动里面的一些人不太一样。不过他确实认为若我们想资本主义继续存活下去,就必须继续做出改进,特别是舍弃那种基于“命令与控制”的层级化结构。他认为这种架构是不适用于这个由网络连通的世界的。他注意到即使在今天,大型的网络将世界连接在一起,让我们的沟通变得更廉价了,但层级化的结构还是存在的。比特币是与此结构相反的,“这是一个由全球人民组成的社会,可以在10分钟(甚至是10秒)内就发生的事实达成共识并做出决定。这显然为实现一个更有自主权的社会提供了机会。”他说道。人们的参与程度越高,繁荣的程度也就越高。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