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区块链项目如何找到“死忠粉”

2019-8-14 00:27

比特币 10 年大起大落依然有人不离不弃、ETH 跌去 80% 仍有不少技术追随者、BSV 即便被诟病无数仍有铁杆粉丝……

这些故事听起来都极其动人,多少项目方希望自身也有这般强大的社区支撑。

社区,能建设生态、能接盘拉盘、能吸引交易所,可谓一个项目的必争之地。但纵观如此之多的项目,拥有强悍社区的寥寥可数。

那么,一个项目要如何拥有“死忠粉”呢?

早期传道者少不了,他们从 0 到 1 地把社区拉起来。在这个过程中,还会不断有认同该玩法的人主动加入:被币价吸引而来的投机者、对项目认可的信仰者……

不少社区嫌弃投机者而偏爱信仰者,因为前者容易为利而来、为利而去。然而 500 个人有 500 张脸,投机者和信仰者之间真的这么泾渭分明么?

“归根结底还得让群里人能赚到钱。”一位社区大V 坦言。

“死忠粉”们是因为信仰而获利,还是因为获利而信仰?

粉丝面目:今年一起发 VS 谈币价就踢

一个项目参与者中如果还没一批死忠粉,说明还没形成“共识”。

这种共识,大致可分为两个方向,一种是纯价格上涨的“拉盘共识”,另一种则夹带了为项目成长做贡献、同时从中分享项目发展红利的共识。相应的,共识不同的社区调性也不同。当然,不少项目是两种“共识”兼有。

如果某个社区的文风和表情包是这样的:

“奶起来,大家要去把更多XX链的家人请进来。”

区块链项目如何找到“死忠粉”

这是以“拉盘共识”见长的社区无疑了。更讲究点的“拉盘社区”,还会有人定群规、编口号、喊口号。

比如,在莱特币减半前风靡一时的“辣条(指 LTC)万八神教”。

一进群,就会收到群主一万(原币印矿池市场人员,自封“加密货币活动家”)的@,内容如下:

已按群规不问亲疏地办了一批人,默认潜水就踢,踢完可以再回。

将近 400 人的群,不许潜水,午饭时还要出来喊口号,不喊就踢:

辣条一万八,今年一起发。

币印矿池挖,收益顶呱呱。

半年盘辣条,盘到八月八。

再看主打技术和应用探索的社区,我们姑且称之为“价值社区”。这就不得不提BSV骷髅群了。

BSV骷髅群是 BSV中文社区的发源地,在人们的印象中就像其领导人 CSW 一样出格大胆,但另一面,人们不禁暗自称道其社区热情和粘性“双高”的特质,普通社区难以比拟。

不少 KOL 将其称为一种“宗教崇拜”,但从好的一面说,他们是一群更热忱和执着的建设者。

从骷髅群的管理体制和讨论内容大致可以看出,一个高配版的死忠群是怎样的。

首先,听说群中活跃者大部分以讨论技术和应用居多;过于关注币价者——踢。

骷髅群主将群中内容悉数导出到自建网站上,供更多社群内外的人观摩学习。

一位还在上大三的 BSVer 表示,自己投资或是信仰 BSV,其实就是投人(指他相信 CSW),“他这个人对世界的理解特别深”。“有一天如果没了这个人,BSV 会变成什么我不知道。他之于社区自然是决定性作用。”

还有追从愿景的死忠粉。譬如 Odaily星球日报曾见过一位年过半百的 BSVer,他直言是 BSV 志在成为世界货币的愿景深深吸引着他。“比特币、BCH 的一些大佬是无政府主义者,想通过区块链实现思想自由,走了暗币的路线。这实际上是想歪了。全球还有 50 亿人有获得便利支付的需求,这么大个市场怎么没看到呢,所以 BSV 走了光币的路线,寻求符合政府监管的方式。”

Odaily星球日报查阅了该群上个月任一天的内容,12 个小时内讨论量颇多,也不乏有意思的内容,主要有以下几点:

首先,一位叫刘晔律师的群友称,已看完 CSW 239 页的庭审记录。Odaily星球日报 6 月初时曾采访过刘晔,其白天做本职工作,晚上抽空编译 CSW 的文章。据他介绍,两三个月来已累计翻译了近 20 万字。其十分反感投机者,“群里有不少人天天讨论炒币,就把他们踢出去了。未来 BSV 会渐次淘汰掉 BTC 、美元,成为日常使用的现金,就好像你拿着美元,你有能力炒吗?BSV 需要的是建设者,想投机的人远离这儿。”

其次,有群友号召大家在国内扩大影响力,让码农工程师早点上车 build BSV 生态,与此同时,数名群友提出区块链应用落地的畅想,比如区块链版抖音,主打版权保护、在生产内容的同时可用 BSV 打赏。

再者,群内传阅的一张图片显示,某热衷于采用BSV的国外网友,当日花了 0.5 BSV(彼时价值 700 元)将一本书存到了链上。

区块链项目如何找到“死忠粉”

骷髅群友:“这老哥也是厉害,保存照片就算了,还存本书”

总结起来,BSVer 鼓励学习知识、建设生态,颇为反感纯炒币的投机者。

此前在“辣条万八神教”群中的币民方文直言,“群中聚集的多是莱特币的利益相关者,大家围绕着莱特减半这个卖点讨论、狂欢,增进共识。每个持仓的人都有找人接盘的动机。”

当然,LTC社区不是都想着“拉盘”,BSV社区也不乏投机者。

显然,这两社区都有不少死忠粉,令新兴项目颇为艳羡。

社区如何建成:前期布道者必不可少

社区并非一天能建成,“共识”也非一天可以达成。

为反哺贡献者,为币价而涌入的人必不可少;但要建成社区,最基础还是要有建设者与布道者。

社区需要一批原始布道者,这类粉丝,重点不在量多,而在善于传播。

币圈的洪荒时代,比特币共识最早也是如此形成的。当初的屠龙少年“吴忌寒”翻译比特币白皮书、暴走恭亲王和币信一批老员工,在社区里不分昼夜的讨论去中心化,一篇又一篇文章地讨论奥地利经济学,比特神教雏形开始形成。

如今,新项目的布道者通常是币圈的老韭菜,熟悉币圈的玩法和玩家心理,同时或有内容生产能力、社群运营经验、币圈“产业资源”中之一二。

只要你的项目理念新颖易懂、有代码开发团队保证项目持续运作,是有可能获得早期传道者自发推荐的。除了等待布道者自己进来,项目主动找上门进行“深入合作”也不失为一种方式。

像比较火热的小矿币——乌龟币的中文社区发起人 SalmonDealer,就看中了其代码更新频繁但市值被远远低估。这一充分体现了开源项目皆可参与的精神,并无需项目方同意。

SalmonDealer 的宣传工作,就是翻译乌龟币社区周报并在各个平台推广。

尽管是简单的一步,正如一位BSVer所言,“从 0 到 1,远比从 1 到 100 重要的多。”一个人迈出的那一步,可能成为后几个人选择相信的依据。

反过来,如果缺少一位“得力”的布道者,那么项目社区很可能会失去应有的进展。

而次代“死忠粉”的另一重要来源,还得益于一些定位发现百倍币的自媒体“大V”。

和 SalmonDealer 类似,Aladdin 亦从国外社区中接触到 AXE,并在两个月内对其进行研究、与创始团队进行沟通,至 2 月份开始协助中国社区进行宣发,如和社区联合举办 AMA 等,并模仿莱特币提出“达世金,斧子银”的口号。宣传矩阵搭建起来后,币圈资深玩家也先后加入中文社群的运营队伍。

7 月 26 日,AXE 经 Aladdin 成功在蚂蚁矿池上线,面向更大矿工群体;4 日后,AXE 拉升至 18 元,相较 2 月翻了 13 倍。而 AXE 的市值,也从千名开外,升至 200 余名的位置。

正如 Aladdin 所言,AXE 上线蚂蚁矿池、价格上涨,都得益于“社区的蓬勃发展”。

在 7 月初爆拉 22 倍的 SERO,也被社区大V 驴把头归功于社区。“SERO 一上 Gate,五六千人的粉丝就去大量购入,价格得以成倍往上拉。”

对于普通“死忠粉”来说,币价上升后要么继续加固信仰、要么出货,而对社区大V 这种布道者来说,币价上涨后,承接新人进场的“推广期”才刚刚开始。这时,Aladdin 们要在各个微信群和新成员中耐心地答疑解惑。

被价格吸引过来,为何而来就为何而去?

看到价格爆拉被吸引进来,则是未知晓此前筚路蓝缕的新人了。

诚然,不少认真做事的项目并不太喜欢纯粹的“投机者”。

前面提到在上个月爆红的 SERO,不出一月就有人在做“仿盘”的打算。Odaily星球日报曾见过一位,他直言“要做和 SERO 同样类型的币种,然后隔空 battle 一下,那么他们社区那些晚到没吃到肉的人就被我们洗过来了。”

尽管结果如何还未可知,但可以看出这位“仿盘”玩家对于 SERO 社区的“共识”表示怀疑。

一位公链开发者亦表示,“我也在 SERO 群里,氛围看起来挺火的,但大家啥想法都提不出来。真正的社区参与,那么多人中总有几个能在探讨中形成对未来方向的建设性想法的。”

为了什么而来,就有可能为了什么而走。因此,BSV社区并不欢迎纯投机客,DCR社区亦是如此。

回看自己社区发展缓慢,dt 觉得倒也不是什么坏事,“留出时间吸引高度认同项目的人,对于项目奠基是很好的一件事。投机者太快涌入可能会排斥那些有想法的贡献者。这一点在 DCR社区尤其明显。因为 DCR 的治理模型给予持币用户的权力太大了,每个持币者都能投出自己看中的提案,这就考验你的持币群体怎样了。自然是认知高的持币者对项目进展有好处,投机和短视的不行。 ”

莱特币也是个较依赖“社区”的项目。其创始人李启威在莱特币减半后袒露:“社区的强大要靠什么?归根结底是对一种币的信仰。相信其将真正改变世界。”

“当所有人关心的都是价格时,项目就会变得脆弱,甚至会在熊市中崩溃。可以肯定的是,莱特币社区中也有部分人只关心价格。但只有那些真正相信它的人才能让社区变得强大。”

社区“共识”何以持续:

重要的还是让大家赚到钱

虽然嘴上说着不喜欢投机者,但社区里谁都希望币价涨。

就像咪蒙们要靠流量支撑公号价值一样,以社区和“死忠粉”支撑的币价,也将反过来对扩大粉丝群“求贤若渴”。

Aladdin 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除了继续经营中国社区,AXE 的得力干将们“正在对接巴西、俄罗斯社区”。“币价不能停滞,特别是在国内,币价需要更多波动。涨了一些人可以卖掉获利,跌了点儿也能引人上车。“

为了这一点,Aladdin 们没少给项目奔忙。表面上以宣发为主,其实还要在项目方、交易所上币以及其它合作方之间周旋,努力为社区提供利好。比追星还努力,赚的是辛苦钱。

抛开这些看起来冗杂重复的宣传工作,Aladdin 道出社区的核心其实是——带着大家挣钱。

“很多社区拉是能拉起来的,但怎么保持粘性呢?那就是让所有人都能赚到钱。”

无论是“拉盘社区”、还是“价值社区”,“让所有人都能赚到钱”无疑都是其存在要义之一。

即便是上述提到的早期传道者,也是“投资者”。不过他们将自己定位于价值投资者,百倍币“挖掘机”,寻求更高回报。有点像“币圈VC”。

对于 Aladdin 这样致力于早期布道的社区大V 也一样,Aladdin 表示,自己的赚钱之道遵循低吸高抛策略,不同在于自己会比大部分人更早进场,也可以说能赚得更多,同时也担着大力布道的任务和币价不振的风险。

对于区块链项目来说,社区是其生命力所在。目前,区块链项目还走不出“早期投资者布道——新进者进入——价格上涨——早期投资者获益”这样的圈子。

究竟是否先进来就必然是信仰者,后进就是投资者呢?却未必。有不少社区老人坦言,有时候可能是财富自由让你成为了项目的建设者者。

据 Aladdin 介绍,达世的另一大分叉币IMG图像币的早期投资者们,至今已获得 2000-3000 倍的涨幅。“一生中能遇到多少笔这样的投资?所以这些投资者开始真的信仰了,并把自己当成真正的建设者,图像币的 1群、2群都不讨论币价了。涨了这么多,讨论币价已经没什么意义了,他还在乎涨个一倍两倍的吗?所以就在想该怎么帮助项目和社区发展。”

dt 也相信这句话,现在的很多比特币信仰者们,都是因为投对了比特币,通过财富的增值和别人的赞许,他因而相信比特币能带来幸福,形成信仰。

当你在社区里待得够久,可能在展望前路也会有如 dt 一样的感叹:“我感觉这辈子都在 dcr社区了。”

无需多言,支撑这项目价值的还是产品和应用等。项目方就像业务人员、布道者就像市场人员、散户则像投资者,这些角色在区块链世界分布式地存在于社区里。其中,每一个人,都可以利用自己的力量建设社区。

正如早期的比特币投资者,他们的职业生涯和个人利益已经与这个行业紧紧地绑定在一起。如今矿机、矿池、交易所等行业,无一不是早期布道者们建造出来的。如果行业不随之壮大,他们的财富也会缩水。

他们需要信仰,也必须信仰。

正如一位 BSVer 所言,“我们身份多元,有的是在建设,有的在宣传,有的目前只是投机”,这也代表了众多社区的情况。一位 BSVer 认为,一个社区粉丝的出发点和行为各异,500 人群里有 500 张脸。

社区无需排斥投机者,但要珍惜信仰者和建设者,并把投机者转化成建设者。

文 | 黄雪姣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创文章,转载/内容合作/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odaily.com;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