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钟伟: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

2019-8-14 00:15

小新按

Libra 之后,关于数字货币的讨论又激增了,但它看不见摸不着,免不了还是让人觉得迷茫。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CF40)成员、北京师范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钟伟于2019年8月10日在第三届中国金融四十人伊春论坛全体大会三“数字货币发展和全球前景”上所做的主题演讲。则从货币本质来分析数字货币。

他认为货币体系的演进分为信用、载体演进。不能将私人部门的信用和政府信用对立起来,法定货币体系最终得以确立,是国家信用在绝大多数情况下优于私人部门信用,这本身是顺应市场发展的自然选择。

钟伟教授曾在《数字货币:金融科技与货币重构》一书中指出,未来数字货币体系粗略地可以描绘为三层结构。底层为法定数字货币,它可能是加密的也可能是免密的。中间层为数字金融账户体系,是覆盖了央行支付体系、金融机构、非金融机构的垂直化总分账户体系,同时各国央行的支付清算体系也将紧密互联互通。顶层为数字身份验证体系,这主要是基于生物特征码和行政记录而形成多重加密验密体系。这个三重体系和当下的现金-账户-验密体系,实质上是个一一映射集。也就是说,数字货币体系脱胎于现在的电子货币体系而成的。

对此,国家外汇管理局副局长陆磊表示认同:“不要动不动就说金融科技如何颠覆和重构,人类全部的文明史,都是以既有文明为基石,向更高更广的艰难攀升。从电子货币到数字货币也同样如此。”

基于上述观点,钟伟探讨了数字货币与超级央行的可能性,并对其未来的发展提出了几个大胆的假设。一起来看看他的演讲实录吧。

钟伟: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

听了一天各位的演讲,至少有两点让我觉得特别惊讶,一个是余老师也好、张斌老师也好,他们研究了这么多年,兜兜转转又回到了非常经典的凯恩斯主义,认为减税还不如财政直接增加支出,这就是挽救中国经济的方案。这个还是挺令人意外的。

另外一个,我们讨论了很多加速金融开放以及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但却没有涉及怎么去推动资本和金融账户的可兑换。你很难设想一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它的权益类A股占全球大概15%、16%的总的市值,GDP也占全球15%、16%,一个国家推行金融开放也推行本币国际化,仍然是不可自由兑换的货币,这个挺令人奇怪,也让我没有答案。

现在向大家汇报的是,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到现在为止,我们并没有见到数字货币,我们天天都在讨论它。

货币体系的信用演进和载体演进


首先,我们要看的是什么呢?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我们先要看货币体系的两个演进。货币本质是什么?货币就是货币的职能,没有其它作用。因为货币就是货币的职能,所以货币并不需要任何实体形态。基于这样的思考,我们知道了到现在为止,只要能履行货币职能就是货币人类历史上货币的演进就是两个方向,一个是信用的演进,一个是载体的演进。载体的演进最典型的就是货币最后天然是金银。货币最终归结于黄金。为什么黄金会成为一个特别重要的金本位的货币呢?因为黄金既贵而且没有用处,特利芬提出,人类走遍天涯海角去勘探、开采和提炼黄金,主要是把黄金窖藏于更为壁垒森严的金库中,没有什么比这种货币安排更浪费和更荒唐的了!这是特利芬的原话。黄金特别重要的一点,不可伪造,信用特别严厉。

任何货币商品都是不可行,你要作为货币发行,用米、铁、木材等等作为一个组合的篮子来做商品货币,这个还不如金本位。金本位的特点就是劣币驱良币,信用本位的情况下是良币驱劣币的,布雷顿森林体系是一个虚金本位而不是实金本位。美元成功借助布雷顿森林体系替代了黄金,国家信用最终战胜了金属的信用,人类最后一小截金属的尾巴就没有了。载体的演进从石头演进到塑料演进到各种各样东西。我们进入信用货币的体系,主权货币信用是相互竞争。一个国家的强大的信用会压倒另一个国家的主权信用,所以才会有法定美元化和事实美元化。我在很大程度上怀疑中国人民币是以美元为隐形锚的货币,美元一动我们信心有所动摇,破7之后我们对人民币的信心没有动摇,恰恰反映出我们到了一个时点推进人民币资本项下的可兑换,使人民币成为独立货币,而不是以美元为隐形锚的货币。

我们分一下载体的演进,我们大概知道数字货币基本上不属于信用的演进。如果中国人民银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信用没有任何演进,信用还是央行代表国家的信用。数字货币在很大程度上只是一个载体的演进而不是信用的演进,我们大概能明白数字货币主要针对的是个人,主要针对的是零售,主要替代的是M0。它对于批发,对于机构,对大额实时交易的影响几乎是没有的。

那么第二个,我们要讨论的问题是什么呢?货币供给和信用需求是两回事。我们经常谈论现在的中国的货币政策叫做宽货币、紧信用。人民银行能供应什么?各国央行能供应什么?各国央行能够供应的基础货币。央行没有能力供应社会信用,信用是一种需求,不是一种供给。所以各国的央行都仅能供应货币,各个国家的央行不能供应信用。

整个的从货币到信用的发展进程,这个膨胀的进程就是依赖金融市场跟金融中介所形成货币的传导,如果是单层结构数字货币,直接由央行发行给个人,那它一定会带来巨大的麻烦,因为央行只发行了货币,而没有发行信用,整个的社会信用有可能由此坍塌,单层结构是完全不具有可行性的。双层结构保证了央行发行的是货币,无论它是电子货币、纸币还是数字货币。但央行不能够创造社会的信用需求。信用需求由经济运行当中经济总量和经济的景气周期来决定的。所以在很大程度上,央行要做到维持币值稳定不可能,央行做到维持通胀的稳定和信用的稳定,也就是CPI和PPI的相对稳定。我们了解了这些之后,我们就知道了央行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央行并不能通过货币发行刺激经济,央行做的是直接面对金融机构获得企业资产购买,这也是央行要推各种粉要推PSL。所以央行并非没有信用扩张能力,如果它直接入市购买各种市场的话。这是我们所看到的货币供给跟信用需求之间有巨大的落差。央行能够做到的是前者而不是后者。

数字货币体系的三层结构


然后我们再看一下货币,我们讨论了很多,经常说这个要加密那个要加密。加密的体系大概有三层,一个是对底层的数字货币要加密。第二个是对数字账户要加密。第三个,我们是对整个的支付清算体系也要加密。越加密,效率越低,成本越高,交易越麻烦。

那么现在总体上来讲,我们先看第一层,就是支付体系。如果体系要加密,那是可行的。我们现在有两大类的体系,一类叫做垂直的总分账体系,也就是中心化的体系。这个体系,高效运作,明确无误。另一种体系,分布式的系统,Libra未来要运用的系统就是分布式的系统,分布式系统分配直接对应交易是低效率的。

这两个体系之间,我们知道如果这两个体系都是加密的,毫无疑问垂直的中心化的体系的效率要远远高于去中心化的分布式的系统。但是现在的这个系统当中有一点点漏洞,有一点点漏出,漏出是什么?现金。因为我们在所持有的现钞也好、辅币也好,的确在线下的场景当中作为一种分布式的配对交易,张三把钱给李四,完全是耦发式的发行。现在数字货币现钞主辅币消失,央行支付系统就是没有漏洞,这是第一个关于支付体系。

第二个关于账户。账户分为两层,一类线上加密账户,一类加密账户授权使用之后的数字身份。数字账户和数字身份可以把它看成两层也可以看成一层,有一个账户就可以了,所有的线下的卡就没有用了。我们线下的银行卡、储蓄卡或者其它线下支付工具,未来只是一个终极账户,余额会迅速归集走,我们需要分层的数字账户就够了。

如果已经有了数字账户体系,对数字货币这个底层进行加密就显得有点多余,反过来说可以说因为目前的一些数字资产,比如说比特币是没有可靠的数字账户体系的,所以才不得不对底层数字货币体系进行加密。反过来我们也可以这么讲,我们在钞票上面已经有钞码,银行有验钞机是对底层加密。底层加密有意义,最后人家放弃了。

所以对中国来讲,我们有了微信和支付宝之后,有了在线支付账户之后,我们基本上不会考虑张三通过支付宝转来的钱是真钱还是假钱,你一定没有这个概念。我们也基本上不会考虑你收到那笔钱是多少个100块、多少个50块多少个辅币构成,因此以数字货币为核心,有一个加密的清结算体系,这就足够了,货币本身就不需要加密,我们很快看到数字货币带来主辅币完全消失,因为数字货币本身可能是非加密的,余额式的,只是存储在加密的数字账户当中,所以这三重体系当中最多两重加密,三重加密是没有必要的,完全是多余的。

第四个,我们要讨论钱包的问题。钱包问题稍稍有一点点小麻烦是什么?如果我们看一下中国已经走到了什么程度。中国现在走到的程度是已经有了微信也好、支付宝也好这样的在线支付,这些在线支付是没有目的性的,也可以用来在线转账。商业银行银行卡被绑定在在线账户当中,支付宝也好、微信支付属于典型的热钱包。银联的云闪付也可以部分称之为热钱包,但不太热。商业银行提供所有的支付工具都是冷的,都是偶尔使用而不是经常在线热的。所以我们觉得不方便,所有冷钱包在数字货币和数字支付体系时代都要淡出消失,没有必要了。

然后,西方国家当中也出现了一些支付的现象,比如说Uber也可以绑定信用卡,不表明Uber绑定信用卡就使信用卡就成为热钱包,它仍然是冷钱包,你要是方便必须是热的,也就是它永远在线上随手抓出来,随手放出去,冷热钱包决定了未来我们也可能基于现在的支付宝也好,基于现在的网联银联也好,基于微信的财富通等等也好,形成为数不多的热钱包体系,可能有几个体系就够了,每个人基于热钱包体系有一个自己的在线的热的数字账户。这个账户,决定了可能未来就三层结构。底层是数字货币,中间这层是数字账户,顶层这一块是数字身份。

数字货币与超级央行


然后,我们再看一下数字货币和超级央行的可能性。

刚才穆长春司长说,他不太看好智能合约。在这儿,我的表述可能不太准确,我觉得正是因为现金完全消失,电子货币进一步往前走,走向了两层,一层是数字账户,一层是数字支付体系的这样两层架构之后,才使得这个体系是完全没有漏洞的,完全闭环的一个体系,而且是垂直总分账的体系。因为垂直总分账的体系,因此实现条件性,把它做成拉普拉斯系统做成智能合约是特别方便。

我举几个疯狂的想法,第一,零利率或者流动性陷阱还存在吗?央行完全有能力从很低的负利率到零利率到很高的利率,可以随意定利率,如果是负利率对存款人的惩罚或者税收政策,这都没有问题。所以在未来也许数字货币时代是不存在流动性陷阱的,零利率或者负利率都会显得很正常,如果我们要对账户的余额尤其是一些极其富有的余额进行歧视性的待遇。

第二,数字发行的条件性可能也可以。我们举一个特别小的例子,量宽还有必要退出吗?央行发行这些数字货币就加上时间戳,央行虽然发的是带有有效期的数字货币,有可能间接创造信用需求,接收到时间戳货币的使用者它不得不在有效期之内把这些数字货币使用掉。所以央行现在只能够创造货币供给,未来也许能够创造信用需求。

超级央行情况下,未来税收系统,未来社会保障系统、未来社会救济系统等等都高度依赖于超级的中央银行。中央银行的地位随着数字货币体系的形成,会在整个的国民经济当中处于一个非常重要而独特的地位。

关于数字货币的三个猜测


最后一点,我们讲讲猜测性的一些事情。第一个猜测性的事情,由于数字货币和数字支付体系是未来,随着我们整个生活线上化形成,因此线下冷的东西都会慢慢消亡或者名存实亡。

第二,Libra还是很重要的一个事情。Libra是从底层到账户到支付完整的一个设计,跟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代币和比特币还真的是不一样,Libra有自己的流量,有自己的场景,有自己的闭环系统。如果美国试一下Libra,我们能不能设想一下或者建议一下,中国的监管部门央行或者政府职能部门,也能够允许我们中国的某一些金融科技公司也试一下类似于Libra的东西,因为我们比他们更有条件做得更好,而不是更差。

第三,法定数字货币仍然是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彭文生有一个很有趣的研究,大约70%的国家央行在关注数字货币,其中有60%左右,他们倾向于在可预见的将来,央行发行法定数字货币的必要性和紧迫性并不是那么强大。 这是我们对数字货币的一些猜测,并不一定对,谢谢大家!

荐读

依然对数字货币感到迷惑

或许你能在下面这本书里找到答案~

钟伟: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

《数字货币:金融科技与货币重构》

钟伟 魏伟 陈骁 等著

中信出版社 2017年12月

钟伟: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

责编:小野菌 |视觉:李盼 东子监制:卜海森 李俊虎读者来稿接收站:xujy@sfi.org.cn

你猜超级央行行不行?

钟伟:从货币本质来看数字货币是怎么回事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