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两日暴跌一万美金,比特币海沉浮启示录

2021-1-13 16:33


2020年,比特币经历了4年一次的减半行情,也一路从年初的7800美元攀升至年尾的28000美元上方;2021年初,比特币在不断突破历史新高达到40000美元后急剧下挫。作为投资者,能控制的恐怕只有自己的内心

​两日暴跌一万美金,比特币海沉浮启示录

文/《财经》记者 严沁雯

编辑/袁满

“这一波下跌,有谁预料到?”暴跌的比特币再次将“区块链投资群”的人“炸”了出来。

近期搭上“高速列车”的比特币,在昨日迎来大幅下跌。据Bitstamp交易平台数据显示,北京时间1月11日晚间,比特币一度跌破31000美元/枚。


​两日暴跌一万美金,比特币海沉浮启示录

图源:Bitstamp交易平台

据Cointelegraph报道,Nexo首席执行官Antoni Trenchev认为,散户投资者可能是下跌背后的部分原因。“一旦比特币的价格超过4万美元,收益就会达到一个高点,这引发了小型投资者快速抛售,这是可以理解的。最近几天出现大量抛售交易,比特币价格下跌是这些交易积累的结果。”

火币分析师胥彤告诉《财经》记者,BTC出现了大幅回调,虽然现在仍有大量机构入场,但在BTC突破4万之后,仍然面临着比较强的抛压。

“并且,经过周末两天的高位横盘以及一周的连续上升,多方的力量相较于前一周来说有所减弱,转而今天早上空方先小幅下探一次,成功被多方拦截,但是再之后回升幅度比较小并且成交量没有放大,机构可能短时内以此为确认信号,转向空方以了结前期大量积累的获利盘。并且由于前期涨速过快,而且几乎没有回调,市场的其他散户可能认为比特币现在的价格过高导致不敢入场或者在尽快了结前期的获利盘。”胥彤表示。

《财经》记者注意到,在两天之前(1月10日),比特币还在41000美元上方。而价格的起起伏伏,已经成为了近段时间比特币行情的常态。1月12日,比特币重回35000美元上方。

“大家应当清晰地认识到比特币是一种高风险类资产,其价格波动非常高,对于比特币而言,暴涨暴跌并不是偶然,而是常态。”欧科云链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炼炫表示。

距离第一枚比特币诞生已经过去超过十年,期间震荡的行情牵动着每个“炒币者”的神经。有人早早入场收获颇丰,有人在亏损中总结经验。个中滋味,或许能从他们的经历中得以体现。


老币圈人的修养:“从不告诉别人我炒币”

“我是老韭菜了。”谈及自己的比特币经历,Pika第一句就感慨道。

Pika与比特币的“缘分”始于2014年,通过国际金融专业老师的课题,Pika与他的同学对比特币有了初步印象。

“真没想到后来会为了它痴迷。”据Pika回忆,当时班上男生几乎都在讨论如何用电脑挖比特币,他自己也在网上收集比特币的资料。在此过程中,Pika注册了OKCOIN(记者注:现在的OKEx)的账号,不过,当时还是学生的他担心安全问题,并没有正式入场。

等到正式开始“炒币”,Pika已经大学毕业。经历过2014年至2015年的股市,也曾因为炒伦敦金遭遇亏损,在家准备考研的他已经无心复习。

某一天,Pika无意中看到了比特币上涨的新闻,回想起大学时研究比特币的经历,他果断选择了入场。

“当时OK上只有四个币种:比特币、莱特币(LTC)、以太坊(ETH)、以太经典(ETC)。比特币的价格是6000-7000美元左右,莱特币价格20-30美元,以太坊也就60美元。”在当时的Pika看来,比特币的价格已经很高了,便宜的莱特币成为了他首次买入的币种。

2016年末至2017年初,比特币迎来一波上涨行情。

“当时比特币一直涨,而我手里的莱特币硬是横盘不动,我心里就急了。”Pika开始在四个币种之间来回操作,最初投进去的钱很快亏光。

而在此期间,他对交易流程更加了解,同时还接触了当时三大所中的另外两个交易所:火币和比特币中国(BTC-China)。

想要翻盘的心促使Pika再一次投入资金,通过借网贷、甚至编造用钱买考研资料的谎言,他又向三大交易所充了几千元。

“这些钱对于当时没有收入的我来说已经是一笔巨款。”Pika回忆道。

2017年1月到9月,Pika看着手中的莱特币从30美元一路上涨,最高达到500美元。受此行情刺激,Pika几乎将所有精力都花在了“炒币”上,在此期间还收了一些贷数字货币(ICO)。

“当时一些社区流传着一句话‘一入币市深似海,从此股期是路人’。”Pika坦言,当时的自己已深有体会。

直到2017年9月4日,Pika迎来印象最深刻的一天。在这一天,央行等7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禁止代数字货币,并将其定义为非法集资。

“那年的大牛市由ICO引领,被禁止后币圈崩盘,比特币在3天内就跌了5000美元,所有人都以为要完蛋了。”

就这样,Pika目睹了小交易所集体关门跑路,大交易所发布关网停服公告,甚至看见“亏钱的投资人将比特币中国创始人杨林科打了”这样的新闻登上行业头条。

不过,当时的他并没有绝望。“因为我在一些炒币群和社区里经常会看到一些人大量收币,老韭菜说不用怕,比特币是全球性的,区块链是去中心化的,中国禁了把币提到外网去照样可以交易。”

在此期间,退无可退的Pika又赌了一把:他把部分币卖掉,剩余的放进了当时他自己都觉得不太安全的什币网和CEO交易所。

“事实证明,我赌对了。”监管风头过后,大大小小的交易所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okcoin、火币网相继复出,币安(binance)取代比特币中国成为新的三大所之一。Pika也将剩余的代币从小所提到了大所。

此时的OK和火币不再只是单纯交易比特币、莱特币和以太坊,相继上线了各种“山寨币”,引发了后续项目方新的上币潮。与此同时,币圈生态已经悄然发生变化,“整个行业开始把区块链带入主流,说到底就是找个噱头继续炒。”据Pika回忆,当时充值提现已经变成了买卖泰达币(USDT or Tether),计价方式则变成了以BTC、ETH和USDT作为本位币计价。

“所有的交易所和项目方都回来了,赌场开门就差赌徒进场,吸引赌徒的唯一方式便是拉盘让行情上涨。”

就这样,数字货币市场如脱缰的野马,吸引无数人进场。“我账户总额一度翻了8倍,欣喜若狂。”Pika回忆道。

当泡沫越来越大,芝商所比特币期货合约的上线为行情划定了尾声。比特币没能冲破2万美元新高而崩盘,行情急转直下。在1个月的时间离,比特币从2万美元跌至7300美元附近,市场哀鸿遍野。

此时,Pika账户总资产盈利已经完全抹去,并处于亏损状态。“一开始小博,尝到甜头加仓,疯狂时失去理智想要更多,最终被割。我只是惋惜没有抓住这次机会,却没意识到快速进入社会成长的重要性。”他后悔没有投更多钱进去,不然也不会一直握着不抛。

2018年,一心炒币的Pika终究没能考研成功,他陷入了迷茫。然而,此时Pika炒币的热情不仅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痴迷于比特币的他只身前往上海的一家区块链公司工作。

在此期间,比特币经历了漫长的熊市,Pika并没有挣到太多钱,反而背上了外债。不过他依旧没有放弃,仍坚持从工资中拿出一部分用于投资。

2020年初,看见比特币行情尚可的Pika决定做多合约。然而,3月比特币跌至4000美元,Pika最终爆仓,他决定从此不再碰杠杆。

到此时,Pika投机的想法已经消磨殆尽,取而代之的是将比特币当作长线投资。

谈及最近的比特币行情,Pika表示此前早有预期,“目前我没精力去关心币价。许多知道我手里有币的朋友不时来问我比特币涨到多少了,我也不想再给过多回复。就算我预计比特币登上十万、甚至百万美元那又如何呢,当下不如做一些有意义的事。”

虽然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Pika并不会就此退出。“我已经离不开它,但我并不建议一些没有经验的人进来。”Pika表示,“我从不主动告诉别人我炒比特币,本身这个东西就是反人性,被它吸引就成为了奴隶。”


激进投资者的心理素质:“大亏小赚是常态”

在比特币的价格上下波动时,有人的投资方式更为激进,炮哥选择的便是Pika“不敢再碰的”杠杆。

不同的是,尽管经历多次“爆仓”,他心态依旧平静,不断总结经验。然而市场瞬息万变,在2020年12月比特币正经历疯狂行情时,他再次爆仓。

“我玩这个的时间不长,大概也就是在2020年的3月份,(我玩的)属于期货合约。”在炮哥看来,对于他们这种“小资金”玩家来说,投资比特币赚的钱并没有做合约来的快。

在最开始,炮哥是尝过甜头的,“那时候币价波动很大,一天赚的钱可能比一周的工资还多,当时就觉得工作都没意思了。”加杠杆的玩法让他有些沉迷。

然而,炮哥最初的快乐只持续了几天,2020年3月12日,比特币遇上了减半行情。

“我记得一开始从9000多(美元),一下子阴跌到7000多(美元)。当时觉得回调得差不多了,就决定做多。”炮哥把本金和之前赚的钱全部投入。

然而,币价的走向与他的预期完全相反,炮哥回忆道“我记得我开的是5倍杠杆,而且还补仓了,当时真的太快了,7000多(美元)的价格一直跌,最低到了3800(美元)左右。当时想平仓又觉得会反弹,就这样眼看着自己的保证金率归零,直接爆仓。”

炮哥一度怀疑自己被庄家盯上了,“因为那天的最低价就比我的爆仓价低了一块钱。”据他介绍,过去庄家操盘的现象在币圈很常见,“庄家可以看到你所有的数据,包括你的爆仓价,只要你一直不止损,会一直盯着你,直到给你定点爆仓。”

当天的行情不止刺激着炮哥这样的“多头”,在跌到3800美元之后,币价又开始攀升,“空头”也未能逃掉被“爆”的命运。“那天总共爆了600多亿人民币吧我记得。”炮哥回忆道。

“在最近这轮比特币牛市之前,那些大的交易所都是华人控制的,交易所持有最多的比特币,交易所去控制价格的可能性会比较大。有时候遇到一个‘插针’(记者注:人为干预期货交易行情的以此影响盈利情况),短时间内跌个5%-10%,高杠杆的人想补仓都来不及。”

对于接下来的行情,炮哥依旧看好,“我个人觉得虽然现在有回调,但是后面还是得往上涨。比特币是去年增长最快的资产,这一轮主要就是美国那边的机构带起来的,现在也没有要停止进入的信号。”

目前为止,炮哥处于亏损状态,“我也认识那种在2018年亏了1000万刀,但是这一轮赚了2、3个亿的人。”在他看来,“少部分的人赚钱,大部分人亏钱”才是币圈常态。


机构投资者:放弃情怀,追赶价值

“加密货币交易,就像互联网股票泡沫一样,非常像。”1月11日,亿万富翁马克•库班(Mark Cuban)在推特上写道。

李炼炫告诉《财经》记者,本轮比特币牛市的根本原因,是高通胀、低增长的经济环境下,为了规避名义本金的受损,以及追求更高收益的需要,投资者囤积现金的需求自然演变成对黄金和比特币的需求。大量海外的机构投资者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积极购入比特币,并带来了比特币牛市。

在他看来,对于机构投资者,在乎的是资产的保值和增值,而非“比特币信仰”或“区块链革命”这类情怀。从中长期看,在今年下半年,在疫苗上市,疫情得到逐渐缓解后,随着经济的逐渐复苏,货币政策也将逐渐由宽松转为适度紧缩。届时,机构投资者很可能会抛售比特币,比特币市场将陷入萧条。

“短期看,目前比特币市场已经累积了足够大的泡沫,风险很高,不建议投资者再在此刻加过高的杠杆投资比特币。”李炼炫表示。

胥彤分析称,今日灰度再次开放了BTC和ETH的信托申购,对市场也是明显的利好消息,当前全球灌水机构增持的逻辑没有破坏,后市仍可期待。但BTC是高风险资产,波动十分剧烈,建议散户谨慎操作。

2020年,比特币经历了4年一次的减半行情,也一路从年初的7800美元攀升至年尾的28000美元上方;2021年初,比特币在不断突破历史新高后急剧下挫,如今在35000美元上方徘徊。

可以预见的是,从2020年尾延续至今的比特币行情,在日后将会被一次次提及。在起起落落的市场行情中,作为投资者,能控制的也只有自己的内心了。

“大家也许都在等一个点,但是未来的价格,现在有谁能知道呢?”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Pika、炮哥为化名。)

添加新手交流群:币种分析、每日早晚盘分析

添加助理微信,一对一亲自指导:YoYo8abc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