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彩票、游戏、网贷公司纷纷跨界比特币挖矿,是蹭热度还是真挖矿?

2021-4-8 19:47


自2020年末,以比特币为首的加密货币价格一路飙升。

4月1日,比特币出现8年来首次月线六连阳。上一次出现六连阳还是2013年4月,彼时比特币收盘价达约140美元,在4-5月内回调至100美元以下,但将在之后的六个月内飙升7倍,价格首次超过1000美元。有分析师表示,如果目前市场遵循2013年的趋势,比特币2022年的交易价格可能超过40万美元。

据了解,加密货币是一种P2P(点对点)形式的数字货币,通过代表真实世界资产的方式进行限定,可以利用区块链查其以往记录、透明度高,同时允许随时直接支付给任何人,交易手续费低。

而比特币是其中具有最大的网络效应的加密货币。比特币在设计的时候就确定总数仅有2100万个,发行的数量和频率也遵循固定的算法,而且增加的速度会越来越慢。“物以稀为贵”,此前,PayPal、visa、特斯拉等公司也纷纷推出加密货币结算服务,推动比特币上涨。

目前比特币的价格已达56559.24美元/枚。

加密货币市场火爆,众多企业都想分一杯羹

比特币价格的飙升也让加密货币采矿这项业务变得越来越有利可图,吸引了众多寻求获得高额利润的企业目光,其中比较典型的企业包括500彩票网、第九城市、中环球船务和信而富等。这些加入到比特币采矿热潮中的上市公司有一些共同点:它们都是从非加密业务“跨界”至加密货币挖矿事业,它们在转型前长期遭遇亏损或濒临退市。

500彩票网(比特矿业)

500彩票网成立于2007年4月原本是一家中国互联网彩票交易平台,提供国家合法彩票的购买合买服务,以及相关咨询和社区服务,公司于2013年在纽交所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彩票公司。

但是上市后,公司即遭遇行业重大冲击:2015年,北京禁止使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这迫使500彩票网将其主要的互联网彩票业务转移到现场彩票零售。

在将线上业务转为线下后,500彩票网的业绩也一落千丈。据公司财报,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总收入分别为1.26亿元、3968.8万元、2181.5万元;净亏损分别为4.52亿元、6.6亿元、2.2亿元。关于亏损原因,公司表示2019年瑞典牌照更变导致公司线下收入减少,另外2020年公司营业费用增大、存货减值,投资上也给公司带来了损失。

随着业绩的每况愈下,500彩票网的股价也迎来暴跌。2020年底公司股价已跌至2.69美元的低点。距离2013年上市之初的13美元已经跌去近8成。

在此背景下,500彩票网开始寻求业务转型,将目光投向了日益火热的加密货币采矿事业。2019年11月,500彩票网就曾发布《中国彩票行业区块链蓝皮书》,意图提供为中国彩票行业定制的区块链解决方案。其关联公司乐透互娱从2019年就转型运营比特币数据中心。2020年12月底, 500彩票网任命乐透互娱区块链项目高级顾问杨险峰为新CEO,正式宣布将布局区块链及加密货币领域。

今年以来,500彩票网开始加大对加密货币业务的布局:1月28日,公司增持拥有了3座加密数字货币矿场的子公司乐透互娱;2月2日,斥资850万美元购买5900台比特币挖矿机; 2月16日,收购比特小鹿(Bitdeer)旗下的BTC.com全部矿池业务,全面布局区块链; 2月23日,定向增发2300万美元,获得约356个比特币和1150万美元现金,前者当时价值1150万美元;2月26日,从Bitdeer子公司购买1923台比特币S17现货矿机,总算力为113PH/S,同时购买了2000台ETH采矿机; 4月初,收购7nm矿机生产商Bee Computing。

为了彻底与传统的彩票业务划清界限,这家成立已近15年的彩票公司于2021年3月宣布正式改名为“比特矿业”。

尽管进军比特币采矿事业不算太早,但500彩票网的转型已经初见效果。500彩票网称,截至2月26日,公司已正式开始从加密货币业务中产生营收。

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ETH采矿机的总计算能力达4800GH/s,完成1337PH/S的比特币算力部署。

相比业绩,挖矿对股价的提振作用更是立竿见影。 自从500彩票网宣布投资加密货币采矿业的计划以来,今年以来其股价已飙升,截至发稿时已达到19.2美元,较2020年12月31日收盘价上涨113.33%。

另一家通过“挖矿”重获新生的公司是第九城市。

第九城市

第九城市创立于1999年,2004年2月由GameNow.net Limited改为现用名,是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商,是中国大陆知名的MMORPG游戏公司。第九城市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网络游戏运营商。公司于2004年12月15日在纳斯达克上市。朱骏为第九城市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也是前上海申花足球俱乐部投资人。公司经营的游戏包括MMORPG、网路游戏、社交游戏、手机游戏和IPTV游戏,目前开发和代理的产品有《EA Sports FIFA Online 2》、《奇迹世界》(SUN)、《卓越之剑》(GE)、《快乐西游》、《王者世界》(Atlantica)、《名将三国》、《九洲战记》、《Audition2》(AU2)、《暗黑之门》(Hellgate: London)、《Ragnarok2》(RO2)、《Emil Chronicle Online》、《Huxley》等。2004年12月,第九城市在纳斯达克上市,首发价为17美元/股, 2008年其股价达到峰值1530美元,大涨近90倍。然而此后,公司网游业务业绩和股价一路下跌,多次达到退市边缘。

2019年,第九城市曾试图杀入电动车领域,先后宣布与FF联合成立合资公司进军电动汽车领域,并购买电动车电池管理系统供应商科信动力9.9%的股份,以及与电动车充电设备及运营平台提供商深圳驿普乐氏科技有限公司(EN+科技)签署合资协议,成立合资公司。但雷声大雨点小。这些举动并未给公司带来实质性的转机。

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公司总收入分别为1743元、34.15万元、62.55万元;净利润分别为-2.39亿元、-1.96亿元、3.93亿元。

2020年,第九城市因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多次收到纳斯达克的退市通知信。上市之路岌岌可危。

就在这时,第九城市找到了自救的机会——加密货币挖矿。

今年1月,该公司成立子公司NBTC,从事于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业务,并发新股以换购26007台比特币采矿机;2月,第九城市接连发行股票以换取共15489台比特币采矿机,还购买了Filecoin采矿机;3月,第九城市发行股票以换取10252台比特币采矿机。此外,NBTC还于2月购买了5,000台WhatsMiner比特币采矿机的优先购买权,并在3月预定了24,000台Antminer S19j比特币采矿机。截至3月29日,第九城市部署的比特币采矿机的总哈希率约为693PH/S,每天可获得约3枚比特币,已获得126枚比特币。

自从宣布转型挖矿后,第九城市的股价大幅上涨,截至发稿时为24.81美元,退市危机成功解除。

如果说上述两家互联网公司转型比特币挖矿业务还多少能让人理解,那信而富的转型则更有“蹭热点”的嫌疑了。

信而富

信而富成立于2004年,是一家网贷平台,为借款人及出借人提供价格合理且快速便捷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服务。彼时,伴随着贷款端及消费金融的崛起,中国P2P网贷平台正发展地如火如荼。在2016年行业最高峰的时候,P2P平台以每天1到2家上线的速度,疯狂增长,最多的时候,行业平台高达3000多家。2017年4月28日,紧随中国互金第一股宜人贷的步伐,信而富登陆纽交所,成为第二家在美上市的中国P2P平台;放眼全球,也是当年为数不多的互金上市公司之一。

然而好景不长。

很快,2018年-2019年,中国互金平台接连迎来爆雷潮。备案及监管细则的出台让中国P2P行业在经过一番野蛮生长后迎来整顿和洗牌期。互金行业开始涌现大量裁员、倒闭和转型。众多互金平台也在这时开始摘去头上的”P2P“标签。

在退市边缘挣扎的信而富就是其中一员。

上市后,信而富接连遭遇了行业低迷、现金流不充裕、股价跌至最低标准、高管团队极不稳定等危机时刻。

2019年5月17日,信而富宣布,由于业务运营和董事会方面的调整,公司无法如期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申报20-F年报,并且已经接到美国纽交所的相关通知函,告知公司在最低平均股价和及时申报年报两方面不符合继续上市的相关标准。

转型迫在眉睫。

当年6月,信而富透露将与Hongkong Outjoy Education Technology Co., Ltd.成立新公司,主营以机构资金为放款主体的助贷业务。实际上,信而富在当年4月中旬已经停止了网贷的兑付。

但是这并未拯救公司的业绩。

据公司2019财年半年报以及三季报显示,上半年,信而富净收入1930万美元,同比下降37%,主要原因为监管环境变化以及与2019年4月退出借贷平台业务;净亏损2060万美元,亏损金额比2018年减少了2020万美元,主要原因为客户激励费用的减少,成本的减少以及业务流程的改进。前三季度,信而富净收入2350万美元,同比下降51%;净亏损2280万美元,每股收益-0.34美元。

2020年8月,信而富宣布出售P2P业务,并且更改了股票代码,公司由“信而富”改名为“艾斯欧艾斯”(SOS)。

2021年1月,SOS计划布局加密货币采矿业务,聘请加密货币挖矿技术专家、收购加拿大加密技术提供商FXK、采购14238台BTC矿机和1408台ETH矿机、搭建区块链AI系统。SOS在区块链与加密货币领域的频频布局吸引了众多投资者的关注,1月底股价已呈上涨态势。2月5日,SOS从四川雷波洞水电站租场地,为云加密币挖矿和大数据中心提供电力和空间,当日股价大幅上涨11.4%。随着加密货币价值上涨,公司股价一度涨超15美元。3月,SOS建立数字资产交易所、与青岛融合金控合资建设超级计算中心,专注于区块链和大数据业务。

转型挖矿是“真心”or“假意”?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赶上“比特币”这波热潮的公司们确实迎来了“新生”——无论是业务还是股价均得到了大幅提振。但这些公司是意图借此热度捞钱,还是真的看好该行业想潜心挖矿,有待观察。

以从P2P转行挖矿的信而富为例,美国知名沽空机构Hindenburg Research和Culper Research曾于2月26日对其发布沽空报告,表示SOS并未如它公布的那样大手笔购买加密货币矿机,市场上根本不存在SOS所购买的“Momentum”品牌“T2T 37T”和“A10 Pro”两种型号的矿机,SOS公布的新购买的矿机图片中为“Innosilicon”品牌矿机,并且SOS披露的购买价不可能买到这么多矿机,这显示了SOS并不了解比特币矿机。此外,报告中指出SOS公司地址也存在造假嫌疑,其列出的总部地址是一家纽约的酒店。这导致该公司股价当日重挫23%。

3月1日,SOS对做空报告作出回应,当日公司股价收盘大涨超40%。

值得注意的是,自1月21日SOS宣布进军区块链业务以来,股价不断回升的同时,大股东却集体出逃。自2月18至23日,大股东就几乎完全退出公司。 其中Hudson Bay Master Fund Ltd.减持160.80万股,Anson Investments Master Fund LP.减持113.81万股,Anson east master Fund LP.LI Capital Global Opportunities Master Fund.减持37.94万股。股东出逃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

无独有偶,国内另一家比特币采矿机制造商亿邦国际在启动比特币采矿业务不久后也遭到质疑。4月6日,Hindenburg发布针对亿邦国际的做空报告,指控亿邦国际通过一系列与内部人士和不明身份买方的异常交易将资金转移出公司,同时其新推出的“Ebonex”加密货币交易所数据涉嫌造假,当日该股暴跌12.91%。

亿邦国际成立于2010年,是国内领先的ASIC芯片设计公司和高性能比特币采矿机制造商。

2020年8月起,公司接连在新加坡、加拿大、澳大利亚成立子公司,同时收购新西兰的金融科技公司,为建立数字资产金融服务平台做准备。2021年2月17日,公司宣布启动比特币采矿业务,此后又启动莱特币和狗狗币采矿业务。4月5日,公司正式启动加密货币交易所。

虽然作为全球第三大矿机巨头,但是亿邦国际至今仍未实现盈利。财报显示,2018年、2019年和2020上半年,公司收入分别为3.2亿、1.1亿和1104万美元;分别净亏损1181万、4107万和696万美元。

老牌比特币采矿机制造商涉足加密货币业务都出师不利,可见该行业风险之大。

加密货币挖矿业务前景不明

中国拥有全球三分之二的比特币算力。但对加密货币挖矿业务的监管仍处于起步阶段,政策尚不明确。

资本邦认为,对于500彩票网、第九城市这类跨行挖矿的企业来说,投资者对其管理层的能力与转型意图持有较高的质疑度,这意味着企业需要做出更多的努力以取得投资者的信任并获得融资。

此外,从该行业来说,由于比特币的数量有限,开采出的数量越多,“采矿”的难度也将成倍增长,即使公司在矿机和矿工上投入重金,也不一定能获得高回报。相较其他行业,“采矿”所需的设备价格高,同时矿机需要持续运作,这也意味着巨额电力费用。

另一方面,加密货币本身价值波动性大,公司难以确定准确收入。同时,加密货币行业暂无政府监督,一旦受到黑客等网络攻击,账户上的资金可能面临清空的危险。而政府目前已推出数字货币,一旦大力发行,可能会对加密货币市场带来冲击,这也给这行业的公司发展带来极大不确定性。

企业转型是一项结构性变革,而加密货币采矿业务更是充满着不确定性,对于这些“半路出家”的公司,未来它们真的有能力对抗重重风险吗?仍然有待商榷。

本文源自资本邦

添加新手交流群:币种分析、每日早晚盘分析

添加助理微信,一对一亲自指导:YoYo8abc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