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发布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2021-10-14 12:55

高耗能虚拟币“挖矿”和高风险虚拟币交易迎来监管风暴。近期,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等多部门联合印发通知,强调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要求加强虚拟货币“挖矿”活动上下游全产业链监管,严禁新增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

在全面封禁的监管风暴下,记者近日不完全统计获悉,包括火币、BHEX、CoinEX等虚拟币交易所,星火、蜜蜂等虚拟币矿池,QKL123、CoinGecko等虚拟币行情网站,超20家与虚拟货币相关的平台(网站)宣布关停或停止(限制)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的服务。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自行组装的矿机主机

虚拟币“挖矿”淘汰清退,虚拟货币交易明确是非法活动,多家机构退出,国内虚拟币“挖矿”、交易得到全面禁止?事实并非如此!《国际金融报》记者近日调查获悉,虚拟币从挖矿到交易,整个产业链在更隐秘的运作。小作坊、显卡挖矿有兴起之势,矿池、交易所等平台把服务器转移到国外后,继续向中国境内客户提供服务。

封禁虚拟币“挖矿”和交易

虚拟币“挖矿”到底多耗能?10月8日,江苏省通信管理局网站披露,近日全面排查省内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监测发现开展虚拟货币活动的矿池出口流量达136.77Mbps,参与“挖矿”的互联网IP地址总数4502个,消耗算力资源超10PH/s,耗能26万度/天。

一个省份“挖矿”一天耗能26万度!在能源吃紧的当下,全面禁止虚拟币“挖矿”成为当务之急。国家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能源局等部门近期联合印发《关于整治虚拟货币“挖矿”活动的通知》(下称发改委《通知》),要求全面摸排本地已投产运行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建立项目清单,对在运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逐一梳理所属企业、规模、算力、耗电量等基础数据,每周实时动态更新。

梳理排查出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后,发改委《通知》提出,将严禁新增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纳入能耗双控考核体系,严格落实地方政府能耗管控责任,对发现并查实新增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地区,在能耗双控考核中,按新增项目能耗量加倍计算能源消费量。将“虚拟货币‘挖矿’活动”增补列入《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2019年本)》“淘汰类”。在增补列入前,将虚拟货币“挖矿”项目视同淘汰类产业处理,按照《国务院关于发布实施<促进产业结构调整暂行规定>的决定》(国发﹝2005﹞40号)有关规定禁止投资。

严禁新增项目投资建设之外,发改委《通知》要求加快存量项目有序退出,禁止各金融机构、非银行支付机构直接或间接为虚拟货币“挖矿”企业和项目提供金融服务和各种形式的授信支持,并采取措施收回已发放的贷款。严厉打击各类以虚拟货币“挖矿”名义开展的非法集资和非法发行证券活动。按照《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有关规定,采取有力措施对存量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即行有序整改淘汰。对不按期淘汰的企业,要依据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责令其停产或予以关闭。对违反规定者,依法追究相关责任。

此外,人民银行网站在发改委《通知》发布的当天,刊发了《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明确虚拟货币兑换、作为中央对手方买卖虚拟货币、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撮合服务、代币发行融资以及虚拟货币衍生品交易等虚拟货币相关业务全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一律严格禁止,坚决依法取缔;境外虚拟货币交易所通过互联网向我国境内居民提供服务同样属于非法金融活动。

实际上,国内对于虚拟货币已经进入从生产环节到流通环节全面监管的阶段。今年7月,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管局联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怀柔区政府相关部门,对涉嫌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软件服务的北京取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予以清理整顿,并郑重警告:辖内相关机构不得为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提供经营场所、商业展示、营销宣传、付费导流等服务。辖内金融机构、支付机构不得直接或间接为客户提供虚拟货币相关服务。

不久前,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人民银行有关部门指出,各银行和支付机构必须切实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不得为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被约谈的工行、农行、建行、邮储、兴业银行和支付宝纷纷发布声明:禁止使用机构服务开展虚拟货币交易。

超20家平台对中国客户停服

在国内对虚拟币“挖矿”和交易的持续监管高压态势下,据记者近日不完全统计,超20家与虚拟货币相关的平台(网站)宣布关停或停止(限制)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的服务。

其中,虚拟币交易所Huobi Global于9月24日停止了中国大陆地区新用户注册,并计划在2021年12月31日24∶00之前,对身份认证为中国大陆地区的存量用户,在保证用户资金安全的前提下完成有序清退。10月2日,火币公布了中国大陆地区存量用户币币与OTC(场外交易市场)交易的清退流程。随后,BHEX、BiONE、CoinEX、安银交易(AEX)等虚拟币交易平台宣布关停或停止(限制)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的服务。

矿池平台方面,以太坊矿池星火矿池于9月24日决定不再对中国境内用户提供矿池服务,并在9月27日宣布在保证用户资产安全的前提下,完成国内外所有星火矿池业务的关停;蜜蜂矿池、轻松矿工等矿池平台也随后宣布全面停止运营。

行情网站方面,非小号App发自9月28日起停止为中国境内用户提供相关服务,IP为中国境内的用户已经无法登录CoinGecko、CoinMarketCap等行情网站。QKL123表示,限制大陆地区IP访问(境内IP目前也无法登陆该网站)。

此外,虚拟币矿机厂商比特大陆宣布自10月11日起,旗下蚂蚁矿机将停止向中国大陆(不含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地区发货。TokenPocket等为虚拟币交易提供钱包服务的平台也宣布,停止与限制对中国大陆地区客户的服务。

记者了解到,在禁止金融机构、支付机构提供虚拟货币相关服务之前,对虚拟货币交易所及“矿场”的封堵就已展开。继微博账户被封禁之后,虚拟货币交易所“火币”“币安”“okex”等关键词在6月初被百度、微博封禁。

“挖矿”、交易在更隐秘运作

《国际金融报》记者调查发现,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从挖矿到交易,整个产业链在更隐秘的运作。从江苏省通信管理局披露的数据也可看出,侵入隐蔽挖矿占比较高。江苏省通信管理局称,以江苏省内虚拟货币“挖矿”活动较多的以太坊和比特币为例,“挖矿”较多的地市有苏州、徐州、南京。从IP地址归属和性质看,归属党政机关、高校、企业被入侵利用开展虚拟货币“挖矿”行为的占比约21%。

曲江(化名)是江西省某县城的一家小网吧的老板,在9月24日各部门对虚拟币“挖矿”、交易进行“严打”之前,他已经投了四万五元,购买了21张显卡,分别装在21台网吧电脑里,平时电脑供网民上网,闲时开始挖以太坊。曲江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在朋友的介绍下,8月开始挖以太坊。据他测算,目前每月多增加电费开支八百元左右,每月挖到的以太坊交易后折合人民币有四五千元。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蜘蛛矿场24小时平均算率得到的以太坊币值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币数达到0.06后自动提币到火币钱包

记者调查了解到,从购买显卡(组装矿机)到如何挖矿、交易、虚拟币和法币转化,虚拟币整个产业链仍在网络上隐秘展开。曲江介绍,矿机组装完成后,会有人指导安装挖矿系统。安装好挖矿系统后,登入名为蜘蛛矿场的挖矿网址进行挖矿,当每天挖到的币数达到0.06以后,会自动由矿池转入火币钱包。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提币到钱包,在钱包平台寻得交易方,完成交易及虚拟币和法币的转换

“币数到达火币钱包后,在钱包里的交易平台,选择‘我要卖’‘ETH’,从展示出来的交易方中选择一家符合你心理价位的,进行交易。在这里把币币转化成法币,交易方的支付方式有支付宝、微信和银行卡,支付金额一般会在五分钟之内到账。”曲江详细向《国际金融报》记者介绍整个交易流程。


调查 | 全面封禁之下,虚拟币“挖矿”、交易仍在隐秘进行

▲火币HECO地址提现ETH教程

蜘蛛矿场网站显示,ETC起付额0.1,ETH可自行设置起付额0.02-1(默认0.06),ETH提现可选择火币HECO(免手续费)。依据教程,在火币APP交易平台中,先点击充币,然后选择ETH币种,再选择HECO充币网络。这时会生成火币HECO地址链接,复制火币HECO地址链接,到蜘蛛矿场自动提币页面,修改钱包地址,选择火币HECO(免手续费)即可。

曲江告诉记者,9月24日多部门对虚拟币挖矿和交易“严打”之后,其暂时停止了挖矿和交易,“先看看风向,暂时停下,对我也没什么影响,加装了显卡的电脑照常供顾客上网用,不挖矿也不会有多的消耗。我一个搞电脑维修的朋友一直在正常挖矿和交易,我们行业内都在说,不可能全部禁止挖矿,我们小打小闹,赚点小钱,应该也不会查到我们”。

从记者的调查中可以看出,虚拟币从挖矿到交易整个产业链在更隐秘的运作。小作坊、显卡挖矿有兴起之势,矿池、交易所等平台把服务器转移到国外后,继续向中国境内客户提供服务。在整个产业链运作中,矿池、交易所等平台起着链接和纽带的重要作用。这也提示国内对虚拟币挖矿和交易的监管要常态化、智能化,对违规向境内客户提供各种服务的各类平台要坚决肃清。

记者 | 于凡

文章点评
相关新闻